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正文
重丧之年

  父亲因患不治之症病故,家如突遭天塌山崩之变。风水先生偏又借机生事,说父亲咽气的时辰不好——犯重丧。就是说在父亲死后一年之内,我们家里还得走一口子。

  其实,我根本就不信这些个耸人听闻、故弄玄虚的巫婆神汉之言。可母亲信,还不惜重金,硬求着人家破解。

  风水先生自然求之不得。先是让我们全家每人系上一条红腰带,用来辟邪消灾。之后又煞有其事的画了一张符咒,嘱咐母亲务必缝在贴身衣服里。说是“重丧”所犯必是亡者至亲至近之人。至亲至近者,夫妻自然首当其冲,其后子女次之。经风水先生这么一鼓捣,还真闹得一家人提心吊胆、如履薄冰。

  直到父亲过了“五七”,一家人才慢慢从悲伤中摆脱出来。也渐渐淡化了那个“重丧”之事。可偏在这时,单位里发生了一次车祸,一下死了两个人。致使机关上下,一时人心惶惶。恰值此时,母亲突然一病不起,倒在了炕上。奇怪的是到了医院咋也查不出母亲到底得的是啥病症。后来一个资深老大夫告诉我说,母亲患的是抑郁症。也就是说,母亲得的是“心病。”

  俗话说,“心病”要靠“心药”医。可不幸的是我始终也没能找到能有效医治母亲心病的“心药。”就在父亲去世一周年之际,母亲最终抑郁而终。

  一年的光景,父母相继故去。让我几近崩溃。尤其是母亲之死,使我更加难以接受。我总觉得是那个风水先生所谓“犯重丧”的无稽之谈,害死了母亲。为此,在发丧完母亲后,我决意要去找那个狗日的风水先生算账,可我的一个家里婶子却拦着我说,我母亲的死,恰恰验证了犯重丧的说法,没理由找人家风水先生算账。

  我说,既便如此,可我母亲不是花钱让他破解了吗?还画了一张什么狗屁符咒,怎么不管用呀?

  一听我说到那张符咒,婶子不由叹了口气说:“咳,若是你母亲把那张符咒缝在自己的贴身衣服里,也或许不至于……”

  “怎么,难道母亲没把那张符咒缝在衣服里?那她放哪了?”

  这时,就见婶子眼里含了泪水说:“傻孩子,这还用问吗?你母亲会把那个东西放哪?你还琢磨不出来吗?”

  听婶子这么一说,我如梦初醒。当即脱下衣服,没费多大周折,便发现那张符咒,原来缝在我的贴身衬衣里。

0
0
 
广告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