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生魂 - 鬼姐姐鬼故事
时间:05-3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的家乡位于重庆市东北边陲的一个小县城上个世纪90年代还属于国家级贫困县即使是在经济、科技高速发展的今天我们的小县城仍然属于贫困县的范畴。

我的家乡位于小县城的大山深处的一个民风淳朴的小山村在我的童年里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有的是一群漫山遍野奔跑的小伙伴一起疯玩不到家里的大人拿着棍子来叫我们是不会回家的今天我要讲的故事就是发生在我身边的事。

我们村有一位德高望重的阴阳先生姑且称呼他为夏老爷子吧从我记事起谁家的大人小 孩儿若有个什么奇怪的病症像是说胡话、莫名的发高烧一定回去找这位夏老爷子看看是不是染上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夏老爷子也很乐意为大家治病消灾可谓是来者不拒而且从来不收谢礼这更使大家对夏老爷子的敬意多了一分也为他在村里赢得了好口碑。说来也奇怪这些医院医不了的‘疑难杂症’愣是让夏老爷子一把香灰或者是几道黄纸就给治好了。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夏老爷子在我心里的地位更添加了几分神秘的色彩今天我要讲的就是夏老爷子生平中的一件事。

刘老汉家里有两个儿子刘老大性格张扬、脾气火爆在村里不是个什么善茬但是他的妻子却是温柔善良第一胎就为他们家添了一个女儿现下又坏了二胎刘老大虽然脾气火爆但是对于妻子却是百依百顺对女儿也很是宠爱。刘老二比较憨厚老实也比较招人喜欢然而一场事故让他在煤矿里丧失了自己年轻的生命。刘老大的妻子身怀六甲却在搭乘摩托车的时候意外从车上跌落下来母子具损。

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这样被拆的七零八落的刘老大妻子举行葬礼的那天刘老大的母亲几次哭晕过去大家忙七手八脚的给她灌药但是醒了以后又继续哭接着又哭晕过去如此反复几次后来大家被逼无奈只得用手捂住刘老太的嘴巴不让她大声嚎叫以免再次哭晕。刘老大的女儿也不知所措的哭喊着妈妈现场大人无不落泪。

刘老大由村里的几位长者带到房间里宽慰着刘老大似乎是眼泪已干也许是把悲痛都藏在心里反正从他的表情里看不出什么呆呆的。晚上帮忙的人逐渐散去留下坐夜的人和吹唢呐的和锣鼓班子大家闲来无事就一起打牌消遣时间。

刘老大从得知妻子出事后就没好好的吃过一顿饭如今更是茶饭不思呆呆的坐在棺材旁给棺材下的长明灯添了油的守夜人看着呆若木鸡的刘老大轻声劝慰道“老大啊后面还有的时间熬先去睡一会儿吧这儿有我们这么多人守着呢。”

刘老大摇了摇头“谢谢大伯我没事。”

“老大啊你看你有气无力的快去休息一会儿吧事已至此你再难过也是于事无补啊现在你就是这个家唯一的支柱了你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你想想你的女儿、父母可怎么活啊”

刘老大倚着棺材慢慢的站起来“那好吧。”说完慢慢的向卧室走去内心的悲痛、外面的打牌声和唢呐锣鼓的声音冲击着刘老大的心里。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床上的刘老大意识渐渐的模糊起来隐隐约约觉得床前站了一个人却怎么也睁不开眼睛。

“我......我这是怎么了。”刘老大惊慌的想到

感觉眼前的人影慢慢的向自己伸出了手慢慢的向自己逼近豆大的汗珠都刘老大的脸上滑落他想叫可是怎么都叫不出来喉咙就像是被人掐住了一样怎么都发不出声音来。

眼前的人影的手已经触摸到了刘老大的衣服人影的手里似乎还拿着什么东西明晃晃的刘老大的努力的想睁开眼终于眼睛睁开了一条细缝模模糊糊的见那人影拿着的是一根针针尖发着寒光悠悠的向自己刺来眼看就要刺伤了突然传来一声鸡叫人影楞了一下就不见了这时候刘老大发现自己的身体也能动弹了他啊的大叫一声就从床上坐起来了呼呼的喘着气。

“原来是个梦。”刘老大用衣袖擦了一把脸上的汉低头整理衣袖却发现自己的衣衫旁边破裂的口子上有刚缝了一针的针和黑线刘老大愕然。

作者寄语新手上路请友友们多多支持多提意见哦


12下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