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灵异鬼故事 > 正文

好兄弟 一辈子
时间:03-07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一个老头缓缓走进一家咖啡厅,他点了个蓝山咖啡。

好兄弟 一辈子 鬼故事  

这家咖啡厅每桌都有两个座位,主要是为情侣提供,没错,这家咖啡厅就叫做“爱你一生”。
  但是,咖啡厅里的人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善茬,有些人的头发弄的跟“杀马特”似得,老头看了看,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
  这个老头并不是很出众,他身穿风衣,头戴鸭舌帽,手里拿着一个钢铁做成的拐杖,看起来有几十斤重的样子,可想而知,这个老头的力气非常大。
  “瞧啊,这人叫做建军,看他的名字就这么俗气,年轻的时候一定是犯了什么罪,到现在都没有老婆,真是可悲。”
  “是啊是啊,看他那个模样,这辈子铁定就这样咯。”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但是建军却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他细细品着咖啡,闭上眼睛,似乎在享受这些“好评”。
  “够了。”
  建军开口说话了,声音非常低沉,像是在哀求。
  “哎呦,怎么了?难道我说的不对?”
  说话的年轻人拍了拍桌子,并且站了起来,他双手握拳,看样子似乎是想对这个老头动手。
  “我劝你最好别冲动,我没有钱付你的医药费。”老头喝完最后一口咖啡后,将钱放在了桌上,随后朝大门走去,这是一张崭新的50元大钞。
  本正是气头上的小伙,再听这么一句话似乎是显得自己连一个老头都对付不了,于是齐刷刷的目光都盯向小伙。小伙知道,如果他不上去教训这个老头的话,他会很没面子。
  小伙迅速冲向建军,建军似乎没感觉到后方有动静,他依然是缓慢的走着。
  他离老头已经很近了。
  2米。
  1米......
  刹那间,许多回忆出现在老头的脑海里。

           

               

  40年前的一个小村庄。
  “叫什么名字?”说话的人是一个身穿军服上了年纪的军人。
  “铁蛋!”
  “为什么当兵?”
  “为了保家卫国!”
  “好!有志气,不过现在可是科技时代,鲁莽的人我们不需要,只要你能通过检查,那么你将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军人。”
  “谢谢长官。”
  “嗯,好了,你现在去做检查吧,到时候我们会通知你。”
  “是!”
  铁蛋拿着一张皱巴巴的黄纸,心里却是非常高兴,他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穿上威武的军装,拿着一把高端大气的长枪来保护老百姓,让全中国人民过上太平的日子。
  铁蛋朝一间小屋子走去,屋子旁边写着“检查站”三个大字。
  当他跨进屋子时,他就已经是个军人。
  “这是哪边?”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女子,手里拿着一根尺子在指着一个字母。
  “左”
  “这个呢?”
  “上”
  “你这娃的眼力怎么这么好?”
  “俺从小就跟爷爷去山上打猎,有时候盯着一只兔子就盯了老半天。”
  没错,铁蛋在做眼力测试,谁知,他连最下面那一行都能看得到。
  眼力测试合格后,便开始去抽血。
  “那、那个同志,麻烦抽血的时候快一点,俺晕血。”
  “你这娃这么大还会怕晕血,都二十多岁的人了。”
  “不是,俺从小就晕血,大夫都说是先天性的。”
  “好好好,不过你要忍着啊。”
  “好的。”
  铁蛋将眼睛闭上,针已经插进了铁蛋的胳膊,铁蛋只感觉胳膊像是被咬了似的,那一片都疼得要命,可心里却是在安慰自己,铁蛋没事的一下就好了想想军服,想想长枪,老百姓......
  “娃!已经好了,睁开眼睛啊。”护士摇了摇铁蛋。
  铁蛋缓缓地挣开眼睛,他往胳膊看了看,一个非常小的洞,小的几乎看不见。
  不久后,通知下来了,铁蛋小心翼翼的接过,他瞄了一眼,看到了一个‘合’字,结果他也想到了,于是便高兴的跳了起来,通知书上面写着“合格”两个大字。
  “恭喜你啊铁蛋。”
  “谢谢长官。”
  “对了铁蛋,你这个名字不好,人呐,名字一定要取好,这样吧,你长官我做个主,你就叫做建军吧,怎么样?”
  铁蛋绕绕头,想了想,最后终于答应了下来。
  “好好,以后俺就叫做建军,那么长官你叫?”
  “我啊,我叫做言格。”
  从此,铁蛋改名建军,他跟着大部队一起接受了严格的训练......
  由于建军是在山里面长大,所以体质比其他人都要好,那些训练项目对建军来说都是小菜一碟,比如跑步,当其他人跑完了一圈,他已经跑了两圈。当别人俯卧撑做了20个,他已经做了50个。
  当然啦,他这么出众有许多人佩服,也有许多人不服气。
  有一次2班的大个(是2班的老大),要和建军扳手腕。
  开始时,许多人为建军加油,也有的为大个加油。
  大个在一开始就把建军给压下去,但建军的手还没有碰到桌面,建军露出吃力的表情在往回扳,而有些人在小声的说道:哼!原来只是中看不中用......
  突然,建军对大个笑了笑,这一笑倒是把大个吓了一跳,于是建军一下子将大个的手压了下去。
  “嘭!”
  桌子坏了,建军赢了,大个输了......

           

               

  到了晚上,由于建军和大个因私自斗殴(那时候多是这样叫的)毁坏了公物,被罚扫宿舍走廊一个礼拜。
  其实这也是最轻的了,因为给他们下命令的可是建军一直叫的长官---言格。
  言格做了1-2班的班长,可以说是老班长,言格的年龄已经超过50,按理说他可以退休了,但是他不愿意整天无所事事的呆在家里,因为他没有亲人。
  可1-2班里的新兵最老的也就是30多岁左右。而且要不是看在建军以前的良好表现,早就关禁闭了......
  自从那天晚上起,建军就和大个成了好兄弟,好哥们,而1-2班也开始团结了起来,在其他班中,就数1-2班最团结。
  你们认为这就结束了?
  不!
  噩梦才刚刚开始。
  有一次,1班的阿黄由于受罚,延迟了洗澡时间,当别人洗完的时候,他才去澡堂。
  “滴滴滴...”
  滴水的声音打破了这里的沉静。
  澡堂的灯有开放的时间,过了那个时间段灯就会不再开放。
  夜晚已经降临,澡堂已经被黑暗笼罩。
  阿黄忙手忙脚的在洗澡,想拿肥皂可是又看不见,再加上周围这么黑,心里难免会有些害怕。
  “咚..”
  肥皂掉在地上发出一声闷响,阿黄咽了一口气,弯下腰去捡肥皂,现在他只想赶快冲完凉离开这个鬼地方。奇怪的是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突然却摸到了一把软绵绵的东西,又长,又细,跟头发似的,想到这里,阿黄楞了一下,突然,那个软绵绵的东西又不见了。
  该不是闹鬼吧。
  阿黄一想,便赶快冲出了澡堂,直奔宿舍。
  到了宿舍,许多舍友都在笑阿黄,但没有笑出太大声,如果惊醒了班长,那可又要受罚。阿黄把这件事小声的告诉他们,他们都觉得很奇怪,于是他们的思想一下子拉到了一起,那就是:闹鬼!
  说到这件事也奇怪,接下来的几天里,有些人晚上在澡堂都能听到浪花的声音,而且时不时都能闻到血腥味,当他们想打开灯一看究竟时,灯也莫名其妙的坏了,于是,几乎没人敢去澡堂冲凉。
  有一次,老班长进1-2班的宿舍检查(当时房子小,也为了节省,所以1-2班宿舍在一个房间里),就闻到了很重的汗味,后来得知,他们都不敢去澡堂,老班长知道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就给他们做了做思想工作,说什么啊共产党是无神论者,什么马克思主义之类的。
  于是,他们的心就稳了下来,随后他们一起去澡堂洗澡,奇怪的是没有听到那个游泳的声音,估计是人多了,阳气重,那个“东西”不敢来了吧。
  到了夜晚,所有人都已经入睡,但只有建军一个人是睁开眼的,他没有睡,他一直在想:为什么言格班长没有发火?
  是啊,按照平常的日子,老班长肯定会要集体受罚,可是今天却没有,莫非,澡堂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喂,建军,想不想去看看?”说话的是大个。
  原来他也是因为澡堂的事情一直没有入睡。
  “想是想,可是这么晚了,万一被站岗的人抓到怎么办?那可是要大刑伺候。”其实建军也是想去的,但他不想连累这一群人,所以迟迟没有动身。
  想想看,山上的怪事也多了去,建军就是在山里面长大,什么怪事他没见过?
  “没事,我算了算,很快就要到换岗的时间了,我们可以利用这个空缺溜到澡堂,到时候等他们换岗后我们再回来。”
  “那就,好吧。”
  建军和大个为了节省时间,所以没穿上衣,悄悄地溜出宿舍,然后利用换岗的空缺,迅速来到澡堂。
  “滴滴滴.....”
  如果说是以前,这个滴水声并不奇怪,可是自从奇怪的事情发生后,这个滴水声也让人产生恐惧。
  大个从口袋里掏出了两盒火柴,给了建军一盒。

           

               

  由于那时候资源短缺,一日三餐都喝的是粥,所以手电筒之类的,根本很难接触得到。
  “行啊大个,从哪弄来的?”
  “嘘,这是从老班长办公室拿来的。”
  “什么!你偷东西?”
  “我去,都说了小声点,不是偷,是拿,到时候再还回去。”
  “等等,听到没有?”
  “什么建军?你别吓我?”
  “浪花的声音,有人在洗澡?”
  “建军。你别吓我啊。”
  “真的大个,等等,声音停止了。”
  建军和大个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知道方向了,左边三十度。”
  建军顺手一拿身旁的拖把,立刻往左边三十度的方向打下去。
  “嘭!”
  建军感觉他好像打到了什么,于是小心翼翼的走去。
  “军啊,你确定你打到了?”大个看起来有点害怕。
  “那当然,我以前经常用棍子打野猪。”
  这时,有个又圆又黑的东西漂浮在澡堂上方,建军和大个看到后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没错,那个又圆有黑的东西是个头颅。
  他没有眼睛,却是青面獠牙、面目狰狞,他死死盯着建军和大个两个人。
  “鬼啊,建军快跑。”
  大个迅速站起,拉着建军的手往外跑,谁知,大门居然被锁上了,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锁上了。
  “妈的,建军你倒是想想办法啊。”大个的脸上不知道是水还是汗水,双眼都快吓得像是要掉了出来。
  “我记得我爷爷说过,只要遇上不干净的东西,一直念南无阿弥陀佛就好了,赶快坐下来念!”
  于是,建军、大个坐在了湿漉漉的地板,双手合十,双目紧闭,嘴里一直念着:南无阿弥陀佛。整个晚上,建军没有睁开眼,他也不知道大个怎么样了。
  第二天,建军发现自己竟然在宿舍。
  “醒了,班长,他醒了!”说话的人是阿黄。
  建军只感觉自己的头很痛,非常的痛,像是被人打了一棍。这时,老班长来了。
  “建军,你怎么样了?”
  “我?怎么会在这里。”
  “哎,是站岗的同志发现澡堂有喊声,于是一进澡堂就发现你昏倒在地。”
  “对了班长,大个他怎么样了?”
  “大个?当我们进去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你一个人啊。”
  “什么!”
  建军再次昏了过去......
  事情过去几十年,直到建军退伍时,他一直都在寻找大个的下落,当他到了已经不能再老的时候,他放弃了,他觉得自己对不起大个,如果没有当时的冲动,也不会害了大个。
  “大个,我来见你了。”
  建军闭上了眼睛,他希望他身后的小伙可以下手下重点。
  “啊,痛死我啦,啊......”
  建军睁开眼,他往后看,只看到那个小伙倒在了地上,双手捂着肚子,痛苦的表情让建军的心里非常难受,他再次叹了口气,走出了门外。
  这时,建军似乎在某个角落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可这个身影却突然奇怪的消失,建军明白了,他对着那个角落笑了两声。
  大个,好兄弟,我希望下辈子,我们还做兄弟!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