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呓语之死亡连锁
时间:03-22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上一篇:《呓语之渡河惊魂》+《呓语之鬼绳子》+《呓语之尸踪(上)》+《呓语之尸踪(下)
1、唐楷
  唐楷哼着小曲儿大摇大摆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当他从书桌里掏出昨晚落在里面的笔记时,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掉了出来。他愣了一下,弯腰捡起信,封面没有署名,里面只有一张散发着薄荷香的信纸。“今晚七点,学校后山等你,不见不散。”短短十四个字登时让他的心狂跳不已,这,这不是传说中的情书么?!不可能!他立刻否定自己,唐楷知道自己既不帅又没钱头脑还不好使,背地里大家都叫他傻大个儿,哪儿会有人看上他呀。肯定是熟人的恶作剧,哼!想蒙我,门都没有!想到这儿他不免有点得意,可是心里又痒痒想知道是谁干的,于是他决定晚一点去看看究竟是谁。
  七点十五分左右,唐楷才离开寝室悄悄来到后山潜入草丛,他想吓唬那个恶作剧的人,没想到还真有个穿校服的长发妹妹背对着他等在那里。山中的微风拂过她的发丝,女孩清秀可人的脸映入他的瞳孔,唐楷看呆了。他当即心花怒放就要走出藏身的草丛,忽然他想起了什么,脸色瞬间铁青,然后一步步慢慢向后退去,离开草丛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头也不回地拔腿就往山下跑……

  2、作怪
  唐楷人间蒸发已经两周了,自从他那晚出门后就没回来过,学校不得已通知了他的父母又报了警。搜索的过程是极其枯燥的,不过偌大个校园想找个人谈何容易?我甚至怀疑他已经被人杀了,因为寝室最近有点邪门。我们学校是所封闭式男校,平时出校门和父母见面都得通过层层审批,这使得很多人有种蹲监狱的感觉。没办法谁让我们都是无可救药的坏学生呢,好在学校里各种设施一应俱全,什么超市、食堂、浴池简直是个封闭的小城市。
  唐楷、我、陆哲、高宏文四人一寝室,那家伙一看就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人,不过他和高宏文走得很近,毕竟二人都是威震四方的打架王。警察来过我们寝室,我们没敢说那些不久前发生的怪事,说了也没人会信。最后一次看见唐楷那晚十点多,大伙刚爬上床就听见敲门声,陆哲狐疑地开了门,走廊里昏黄暗淡连个鬼影都没有。我们也没在意只当是恶作剧,可是第二天我们就发现寝室被人翻得乱七八糟,跟闹贼了似的。第三天就更诡异了,经常窗帘无风自动,床板忽然响了一声,放在抽屉里的书本自己跑到桌子上。
  陆哲首先受不了了,他向校方请求换一个宿舍,他家有钱,校方没说什么就把他插进了一个三人的寝室。现在只剩下我和高宏文了,他变得更加少言寡语,和他呆在一起空气都很压抑。怪现象还在持续着,不过越来越少了。

  3、自燃
  某个阴雨天他突然对我说:“唐楷好像还在寝室里。”我脊背发凉,扭头看他呆坐在床上瞪着一双死鱼眼正在看我。我:“你,你怎么知道的?”高宏文:“这几天我一直做梦,梦里看见那晚唐楷回来了,他在我们身边大喊大叫,我们却看不见他。”他跳下了床,喃喃自语般地继续碎碎念:“第二天他故意把东西弄乱,可是还没人注意到他;接下来他每天都搞小动作,拉窗帘、在床上蹦、把书挪来挪去……”一道刺眼地闪光过后,炸雷在窗外响起,寝室里的灯悄无声息地灭了。

12下一页

我有些慌乱,虽然是白天但那家伙半隐藏在阴影中的脸仍令我汗毛竖立,他就那样站在唐楷以前的桌子前一动不动。一瞬间我还以为他是假的,因为空旷的寝室里只能听到我粗重的呼吸和剧烈的心跳,诡异的一幕就这样发生了。高宏文突然尖叫起来,身上随即冒出熊熊火焰,开始只是头部,接着身体其他部位也同样冒出了火。我当时以为自己在做梦,毕竟一个大活人突然在眼前着了起来,于是狠狠掐了大腿一下,疼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高宏文倒在地上不断惨叫着,他试图用滚动来压灭身上的火焰,可膝盖以上的地方全被熊熊的烈火包裹着。不到五分钟他就不动了,我甚至没来得及救他,一切发生得太突然。我被带到了校长室,那个老年“地中海”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好在警方也没找出什么有力证据。我被勒令退学,警方暂时封锁校园,当然家长们再也不放心孩子们呆在那儿了,一时间人心惶惶。我回到家后每晚都做噩梦,梦里充满了高宏文在烈火中痛苦挣扎的表情,还有他那像厉鬼一样的惨叫,不断在我耳边回荡。

  4、剥皮
  我越来越怕睡觉,其实是怕睡着了再做那个如期而至的噩梦,我怕高宏文会找上我质问为什么不救他,怕自己会像他一样不明不白地突然死去。怕什么来什么,当我终于在凌晨三点支持不住进入梦乡时,一个红色的人正在梦中等我。我哆嗦着在心中大喊不要过去,可身体根本不受控制,那个红人飞速向我跑来一把抱住了我。我拼命挣扎,挣扎着就一下睁开了眼睛,衣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后背冰凉坚硬,我想坐起来但感到胸口有些重,借着门缝处的微弱光线勉强看清了周围。
  瞬间,我听到自己上下牙齿间不断地碰撞声,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一个血红色的人正抱着我。他那双死不瞑目地眼睛仿佛在说:我还不想死!我捂住了嘴,强忍住恐惧去掰他的手,谁知一碰他的皮就掉了一大块,地上散落着许多鲜血淋漓冒着热气的皮。“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一惊,这声音不是陆哲吗?可是他现在大半块脸皮已经不见了,裸露的肌肉上青蓝色的血管鼓动着样子十分可怖。
  “陆哲啊,你已经快死了,求你放过我吧。”我闭着眼睛哀求道,谁知他反而加大了力气,“不,你也逃不掉的,陪我一起死吧!”他紧紧箍住我的腰,全然不理自己血肉模糊的手臂。我快被他勒吐血了赶紧去拽他的手,无奈血肉混合他的手臂滑腻稀松一时找不到着力点,意识渐渐模糊,啊,我就要死了……

  5、噩梦开始
  “喂!醒醒,月亮晒屁股了!”我睁开了眼睛,感觉像刚跑完1000米一样累。“你可真能睡,看看几点了?晚自习都结束了。”陆哲斜了我一眼,“怎么?你没死?”陆哲给了我一拳,“乌鸦嘴呸呸呸!你才死了呢。哎,今晚唐楷有约不回来吃饭了,我们三个解决吧。”我:“有约?他那熊样能和谁有约?A班的男生?”陆哲:“不知道,那小子一脸坏笑地出去了,好像还拿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我立刻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股不祥的预感在体内膨胀,于是穿着背心裤衩就飞奔向后山……
  待续……

上一页12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