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部 剑拔弩张 4.诡秘消失的龙象女
时间:06-16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我相信危月燕在奇门遁甲术方面的造诣,受龙瀑雨器重的人每一位都是万中无一的高手。所以,他比我提早一步感受到了危机,只是能力所限,无法从重重杀机中脱困。

  房间里又起了一阵风,我迅速翻身,眼睛睁开一条细线,望着无声开启的卧室房门。正常情况下,无论谁起床开门,门把手都会发出或高或低的锁簧滑动声,但我什么都没听到,只感受到了轻风里的诡谲寒意。

  沙发与那扇门相距约二十步,我的眼角余光瞄着身前的地毯,以防有什么东西偷偷地爬过来。危月燕运功疗伤时,伤口里淌出的鲜血全部浸润到了地毯上,在沙发前形成了一小片半米直径的污痕,但现在地毯上什么都没有,仿佛刚刚用吸尘器处理过一样,平坦洁净,一尘不染。

  这种异常情况只有在贴近地毯时才会发现,我暂时想不出那些血痕去了哪里,就算房间里的空气再干燥,也不可能在半小时内风干所有的血渍。

  卧室的门开到一半,有个人昂首挺胸地赤着脚走出来,黑色的头发从后脑一直披曳到地。

  我不动声色地长吸了一口气:“是龙象女,她想干什么?”

  房间里共睡着三个女孩子,能够猝然生事的只有龙象女,希薇与王诗只是孱弱文静的普通女孩子,绝没有生事的野心和能力。

  龙象女身上披着那件大降头师授予她的战衣,下摆随着她的脚步而翻飞着,不时地露出洁白修长的小腿来。当她走到客厅中央的吊灯下面时,我才发现她掩藏在战衣下的身体竟然是赤裸着的。

  “库恩腾那斯……”她抬头凝视着灯光,衣襟一松,白皙的胸膛半露出来。现在,她又在使用跟我初次见面时的那种奇怪语言,只是对象换作了一盏华丽的水晶吊灯。

  如果没有希薇中毒的事,龙象女就不会进入月光大酒店,也就不会有如鬼魅般赤裸夜行的怪事发生。她的来历连大降头师麦爷都说不清,留在我们身边,只怕会有诸多不变。众所周知,修炼降头术的人与疯子只隔一线,我担心她的存在会殃及希薇。

  “明天一早,先让酒店里的贵宾专车送她回麦爷那里去好了,以免再生变化——”我的右手插在裤袋里,轻按刀柄,蓄势待发。

  “火的召唤,神的祭礼,我感受到你们就在那里,就在那里……开门吧,开门吧,是我回来了。就在火光与毁灭的那一点上,我以拯救之神的名义命令你们开门,让赫纳希诺斯之星的风,带领一切复活……”

  她伸出右手,五指捏成鹤嘴形状,向那盏灯低声喝叫。

  我对于降头术行业颇有了解,因为除了大降头师麦爷之外,还认识西亚、南亚、东南亚各地超过三百名技艺高深的降头师,对这个特殊团体使用的诅咒、符箓、手印都有过接触,只要对方做出动作,我就能大致猜到其中含意。不过,龙象女此刻的鹤嘴手印在我看来却是无比陌生的,没有一点印象。

  “我以赫纳希诺斯之星拯救之神的名义,命令你打开蜕变之门,复活即将开始,即将开始——”她张开右手五指,与左手一起高举过顶,像是要将吊灯揽入怀中似的,同时仰面向上张开嘴巴,反复做着呼吸吐纳的动作。

  卧室的门半闭着,王诗的鼾声也消失了,更听不到希薇的一点动静。此刻若换了第二个人的话,早就弹跳起来向龙象女大声喝问了,因为她的举动完全是在进行一种古怪的仪式,谁都不清楚因此带来的后果究竟如何。

  我一直都在忍耐,务求心静如水,以更加明智的思维方式来辨析问题。

  当年在海豹突击队时,教官给我非常多的教诲,至今受益无穷——“搏虎尽全力,搏兔亦尽全力,要知道任何一次战斗都没有敌强敌弱之分。我们要的只是胜利,而无关乎战斗过程的难与易。将你的心沉到最底,以谦卑的心情思考,向最坏处打算,向最好处努力。胜而不骄,败而不馁,任何事都做到不遗余力,于是,平生无败。”

  “教官,谢谢您。”我在心里默默地祝福他。如果他真的就在开罗城内,我很愿意找机会拜见他,当面感谢他对我的无私栽培。跟他一样,我也是个向来就公私分明的人,虽然彻底离开了组织,却在内心深处保留着跟他的私人感情,毕生不忘。

  我之所以一直保持安静的假寐状态,是想把龙象女彻底地看个明白,把麦爷故意隐瞒的细节发掘出来。

  “嗬哈——”龙象女双臂一振,发出一声示威般的怪啸。“啪啪”两声,吊灯的十八只灯泡中陡然有两只炸裂开来,细碎的玻璃片四散飞溅,有十几片凉飕飕地跌落在我脸颊上。

  “那么多年了,你们不是一直都在企望拯救吗?我到了,蜕变飞升的日子即将开始,赫纳希诺斯之星的先驱者们,还不开门?还在等什么?”龙象女骤然低头、甩发,垂在地上的近两米长的头发霍的倒竖起来,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打开了七彩尾屏一般。

  “啪啪啪啪”声响个不停,她的头发如钢针铁刺一样,把剩余的十六只灯泡同时刺破,客厅里顿时一片昏暗。

  玻璃碎片在我脸上覆盖了薄薄的一层,其中几片落在我的睫毛上,迫得我悄悄眨眼,把它们挪到一边去。可惜客房里无法安装监控设施,否则的话,监察室里的保安们看到这种情况,非惊骇得屁滚尿流不可。

  龙象女的身高约一米六十多一点,加上这一大把竖直如针、直抵屋顶的长发,她连在客厅里自由走动都做不到了。

  “战神麾下的勇士们,睁开眼吧,看看我,看看我拯救之神——我们的星球正在走向毁灭,只有我才能再造那个星球,也只有我,让赫纳希诺斯之星重新在太阳系的星云中闪耀如初……”

  没有什么人回应她,只有对面楼上的闪烁霓虹送来一丝亮光,恰好照在她战衣半开后若隐若现的裸体上。

  “好,你们不回应我,就让我杀一个地球人送给你们,让地球人的血液、骨肉、灵魂滋养你们的世界。我来到这里,一切就都完全不同了,完全不同了——”她嗖的转身,右手向卧室一挥,砰的一声,那扇厚重的木门四敞大开,王诗恐惧之极的尖叫声随即响起来。

  龙象女右手五指一伸一缩,已经把尖声大叫着的王诗吸了过来,毫不在意地拎在手里。

  “这是地球人,一个大脑小脑都没发育完整的雌性动物,而且她的身体还是纯洁的,大可以做为向战神供奉的祭品。现在,我把她送给你们,唯有纯净如露的血,才能给予你们不甘蛰伏的勇气。”

  龙象女的左手按在王诗脖子上,如同拎着一只无辜的小松鼠一般,转瞬间就要把她活生生的撕裂。

  我脑子里刚刚转过“她要向谁祭祀”的念头,耳边就听到一阵山呼海啸一样的“咝咝”吼叫声,像是从无数条毒蛇的嘴里同时发出的,汇聚成一种钱塘江怒潮般的巨大吼声。

  “你们……终于肯开门回应我了?”龙象女转身向着我,直发“嗖”的一声垂落,脸上的肌肉紧张地颤抖着。

  那种“咝咝”声来自沙发背后,令我一阵阵头皮发麻,后背的肌肤也如触电一样颤慄起来。很难想像在一座四星级酒店的客房里会听到万蛇出洞的声音,毕竟整个大厦十八层的空间也是极为有限的,不可能容纳得下那么多蛇虫。

  龙象女迈步向沙发走来,赤脚踢得玻璃碎片乱飞,但她却毫无感觉,只是直愣愣地一直向前。

  “陈先生救命,陈先生救……命……”王诗大叫,在龙象女的掌控下拼命挣扎着。

  我无法再袖手旁观下去了,伸手拂掉了脸上的碎片,缓缓起身,冷静地面对着龙象女。

  “陈先生、陈先生、陈先生救救我……救命——”龙象女五指一紧,王诗的声音嘎然止住,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了。

  “放了她。”我弹了弹手指,一连串碎片扑簌簌地落地。

  龙象女站在窗口透进的光线里,颧骨高耸,满脸带着无与伦比的庄严肃穆:“这是,我的祭礼,你明白吗?”

  我站起来,内力满布全身,保持随时都能闪电般出手的临界状态。

  “赫纳希诺斯之星上的祭礼,你不会懂,这个星球上无人能懂,包括我们的语言和高等文明。对于你们而言,死亡是最好的解脱,从而释放出灵魂的力量,供赫纳希诺斯星人使用。我看到宇宙的未来,也洞悉一切生命的起源——”她又向前迈了一大步,与我相隔仅有两米。

  “够了!”我大喝一声,截断她老僧诵经般的诡异声音。

  “你不会懂,一个字都不会懂。”她再次举步,我的小刀骤然出鞘,破空刺入她的左侧肩窝里。

  在海豹突击队员手里,一柄小刀可以有上千种用法,每一种都非常精妙。教官曾援引中国古文里的“庖丁解牛”来形容那套刀术教材——“真正的用刀高手,一生仅用一柄刀就足够了。打遍天下,杀敌千万,而刀刃却锋锐如新。”

  小刀破体,我的拇指一压、尾指一挑,刀锋划了个完美的弧线,贴着目标的肩胛骨掠出来,把她的左臂与肩膀连接处的肌腱筋络全部挑断。

  “这只是个警告,看在麦爷面子上。”我收回小刀,中指在刀柄上轻弹,最后一滴血珠也从刀尖上滑落,“不管你要说什么、干什么,都得先放下她。”

  这一招“上步分心刀”本来的用法是突刺敌人的心窝,收刀还鞘时,敌人的心脏便会被切割出来,一击必杀,绝不留情。我不再是组织的人,当然也不必再遵循教官颁布的那些繁琐规定,只求救人,如此而已。

  龙象女脸色木然,根本不顾肩头血花飞溅:“什么?”

  王诗拼力一挣,脱开了龙象女的五指,噗通一声跌落在地,随即机警地向侧面翻滚,跳起来躲到我身后去。

  “陈先生,陈先生,她是不是疯了?还有还有,我好像看到她站在希薇姐姐床前一动不动地过了好久,你最好去卧室里看一下,希薇姐姐很可能被她杀了……老天,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被牵连进来,老天……”她语无伦次地乱叫着,双手扣住了我的左臂,双脚不停地用力跺着地板。

  “你杀了希薇?”我皱起了眉。以龙象女的功力,杀死一百个希薇那样娇弱的女孩子都是举手之劳。

  “我是执掌宇宙的拯救之神,杀死一个地球人,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她向王诗扫了一眼,忽然飞起一脚,将宽大的双人沙发踢飞五步,狠狠地砸在西墙上。

  “我不管你是什么,最好赶快结束这场戏,不要再纠缠下去。”我冷冷地下了最后通牒。

  “你?”她的目光落在我身上,忽然一声冷笑,“同样的话,我听过很多很多次了,但你们地球人并不知道,毁灭是无法改变的。这个星球非常适合赫纳希诺斯人生存,非常适合,适合到我总有一种奇怪的错觉——仿佛它原本就是属于赫纳希诺斯星的一部分,只不过是因为宇宙大爆炸的板块飘移才造成了两个星球间的距离。现在,我来了,它将恢复本来面目,而随着赫纳希诺斯星的消亡,地球也会在宇宙航行者的星空标识图上易名,成为赫纳希诺斯的完美复制品……”

  她不停地絮絮叨叨着,反复提及“赫纳希诺斯”这个词汇,令王诗的手越来越强烈地收紧,身体也跟着剧烈地颤抖起来。

  “陈先生,她说的,似乎就是老巫师们在口头上代代相传的那个预言,与斯芬克司雕像有关。她是疯了,还是——”王诗发出极度恐惧的牙齿相碰声,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伴随着粗重的喘息。

  “龙象女,这些话还是留给大降头师听吧,天就要亮了,我会派人送你回去。”我提高了声音,说给对方听,但更重要的是为了给王诗壮胆。

  “我的确是要回去——”龙象女霍的向我冲过来。刹那间,她的身体有了本质上的改变,不再是婷婷玉立的女孩子,而更像一只自由伸展于深水里的海葵,浑身出现了无数柔软漂浮的触手,至少有几百条,张牙舞爪地扑向我。

  或者该用另外一种更为奇异的描述——“她已经化身为海葵,一只来去如风的陆地海葵。”

  王诗“啊”的大叫一声,软绵绵地昏死过去,从我身边滑落到地毯上。

  我失去了出刀的目标,只能冷静地横刀当胸,注视着龙象女的变化。她“嗖”的一声掠过我,直奔西墙,速度快如疾风,战衣受到空气阻力的影响,下摆飘然飞起于半空,随即从她肩头跌落。

  现在,龙象女是赤裸的,但她已经不能算是一个正常的“人”,而只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怪物。她发出一连串急促的音符,如同被雷电击毁后的通讯设备里传出的电子噪声,然后,她便倏的消失了。

  我在原地僵立了一分多钟,才走向那件原属于麦爷的战衣,弯腰去捡,但手指还没碰到它便停了下来,因为这是怪事发生的第一现场,需要保留原样,让警局方面的人来处理。

  “你去了哪里?”墙仍然是墙,在我苦笑着走到西墙前时,壁纸、墙面包括小刀留下的那一小块痕迹都在,但龙象女确确实实就是从这里消失的。按常理推算,这面墙充满了古怪,应该拆解开来,仔细搜索。

  她是从我的注视下离去的,仿佛一个出现在电筒光晕里的影子,电筒一关,影子就随即消失,不留痕迹。

  “陈先生,发生了什么事?”一个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来。

  我仓促回头,身着睡衣的希薇出现在卧室门口,一只手扶着额头,苍白的脸上倦容遍布。

  “那沙发怎么了?难道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发生了?”她勉强地笑着,指了指翻倒在我身边的沙发,忽然看到侧面昏倒的王诗,禁不住脸色大变,“呀?她晕倒了,到底怎么回事?”

  我定了定神,慢慢收起小刀:“她没事,只是太疲倦了。”

  看到希薇并没有受伤,我的心情一下子轻松了许多,可见王诗像很多年轻女孩子一样,只会叽叽喳喳地乱传消息,毫无根据,害人不浅。

  希薇扶起王诗,把她送回到卧室里去,再次回到客厅时,睡衣外面又加了一件白色的棉袍,将自己的身体严严实实地遮住,仿佛对我产生了某种戒心。

  “龙象女去了哪里?”她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我把沙发重新放好,仔细地检查着座垫。危月燕坐过的位置至少应该有一些血痕会留下来,但我什么都找不到,心情也变得越发沉重了。

  “陈先生?”希薇吸了吸鼻子,有点受凉的预兆。

  “今晚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但没法向你解释。希薇小姐,你不属于江湖和探险这一行业里的人群,所以很难理解这些事之间的内在联系。我只能告诉你,龙象女以一种极端诡秘的方式失踪了,并且有种种迹象表明,她不是一个普通的地球女孩子。关于她的来历和失踪真相,我还会进一步探索研究,但是现在——你该回房间里去继续休息,毒虽然解了,还是不能大意。”

  对于希薇这样的都市白领来说,江湖、诡变、黑道枭雄、杀人噬血都是只在通俗小说上才能看到的情节。向她说清龙象女的异变,只会增添她内心的绝对恐慌,毫无实际意义。

  “那么,王诗呢?她又怎么了?”希薇皱了皱眉,忽然长叹,“陈先生,请原谅,其实我不该如此喋喋不休追问的,只是近几天来怪事连连发生,每一件都匪夷所思,弄得我几乎都神经错乱了。譬如刚才,我似乎做过一个古怪而恐怖的梦,然后梦游一般起身,站在门口跟你对话——”

  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既然危月燕的僵直状态与希薇从前的经历极其相似,他们的思想活动状态是不是也有近似之处?

  “希薇小姐,请坐下来慢慢说。”我指向斜对着沙发的一张安乐椅,同时起身走向酒柜,取了一瓶法国干邑和两只高脚杯出来。酒精有令人镇静的力量,更是人类倾诉内心秘密的催化剂。

  希薇并没有落座,而是举起双掌按在自己的太阳穴上,眉头越皱越紧。

  开罗的黎明已经来临,远处寺里的晨钟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即使是在二十一世纪的十八层华厦里,也无法忘掉自己身处的是一个具有数千年历史的沙漠小国。在历史学家眼里,过去的一切都随时间腐朽湮灭了,不再对现实社会有任何实质性的干扰,但我永远都知道,埃及历史上的某些东西是从来都没有消失过的,比如诅咒和预言。历代法老王长眠于墓地之下,但他们的灵魂将永生于这片神秘的土地之上。

  “我听到了法老王的诅咒声,来自极深极深的地下,带着震荡不休的巨大回声。陈先生,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已经死了,灵魂离开身体,要随着另一个人离去似的。那时候,身体犹如一只鼓胀的气球,而灵魂则是囚禁在球体内部的空气,随时都会撑破气球,自由逃逸而去。那个人拥有一双柔软如章鱼触须的手,看不见触须上的吸盘,但手指伸过来时,我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她吸走了,思想意识也越来越混乱——”

  希薇用力按着太阳穴,发出一声急促而嘶哑的呻吟。

  “你说的那个人是——龙象女?”我敏锐地猜到某些问题的答案。

  “是,是她。”希薇的呼吸声明显增大,困惑而无奈地用力摇头,然后在安乐椅上落座,虚弱地长吁了一口气。

  “然后呢?”我不动声色地打开酒瓶,斟满杯子。

  “她主动放弃了我,像一个聪明的惯偷放弃一只没有钞票的钱包一样,随即走向门口。陈先生,我有种感觉,龙象女的行走姿势如同一条昂着颈子的眼镜蛇,无声地在地毯上滑行着,危险而静谧。”希薇苦笑着,脸颊越发苍白,双唇也变得毫无血色。

  她的感觉并不十分贴切,在我看来,龙象女不是一条蛇,而是很多条蛇的合体,并且这种现象无法以应用科学来解释。

  “要不要喝一杯?”我把酒杯送到她身前。

  “谢谢。”希薇接过杯子,若有所思地问,“陈先生,我必须谈及一个奇怪的问题,它绝对是有悖于常理的,说出来请别见笑?”

  她轻啜了一小口干邑,双颊忽然飞起两朵红云。

  “请说吧,我洗耳恭听。”其实事情到了今天这种地步,一切问题都被系在无法解释的死结中,再多一个也无所谓了。

  希薇斟酌沉哦着:“我感觉听到的诅咒声是……女声,从一个女人口中发出的,你知道,女声与男声绝对不同,只要是听觉正常的人,都能很简单地区分开来。那些音符字节跟咱们在斯芬克司石像前听到的完全相同,只是……埃及历史上是没有女性统治者的,法老的力量来自上天,如同中国古代的皇帝自称为‘上天之子’一样,只会在男性身上得到体现——”

  我轻轻点头,但暂不发表自己的意见。

  “所以,我现在手握着悖论的两个极端,历史上没有女法老,但我却听到了女声的法老诅咒,而这些诅咒和预言都是埃及古代男性统治者专有的。陈先生,我说了这么多,你能听得明白吗?”

  希薇困惑地敲了敲自己的额头,满脸都是深沉的无奈。站在一个学术专家的立场,她会时常被自己的专业知识所束缚,在“可能”与“不能”之间受煎熬。

    返回专辑:法老王之咒全集在线阅读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