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四部 克格勃和中情局 第十四章 黑尘暴
时间:05-15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1】

  夜半时分,从遥远的地方又传来一阵奇怪的声音,开始时依旧沙沙作响,然后是风声,慢慢地,慢慢地风声中裹挟着乐声,那乐声像是从沙漠深处飘来,又像是从幽深的地下传来,在唐风紧闭的双眼下,这乐声挑动着唐风的神经,终于,唐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还是昨天听到的欢快乐声,优美的笛子,悦耳的琵琶,节奏感十足的鼓乐,还有女子的歌声……

  唐风侧身看看旁边的韩江,还在呼呼大睡,后座的梁媛也沉沉睡去,他却睡意全无,唐风打开车门,走了出来,他想弄清这乐声究竟来自何方?忽然,乐声变了腔调,唐风虽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心里一惊,因为那乐声突然就变得十分忧伤,紧接着,忧伤的乐声开始变得诡异,诡异的乐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强烈,唐风的心在扑扑乱跳,但他仍然壮着胆子,仔细聆听,他想听出这是什么音乐?又来自何方?

  唐风走到胡杨林中央,闭上眼睛,静静地听那乐声,三分钟后,唐风已经十分肯定这是他从未听过的一种音乐,而乐声传来的方向,还是在胡杨林的西边。

  乐声似乎越来越近了,唐风紧张地注视着胡杨林西边,但是漆黑的夜,他什么都看不见,他摸了摸身上,又掏出那把匕首,唐风极力控制着因为紧张而狂乱跳动的心脏,调整呼吸,终于,他鼓足勇气,一步,一步向胡杨林西面走去。

  来到胡杨林边缘,唐风又摸到了那棵形状奇特的胡杨,他倚在胡杨树上,默默地注视西面连绵起伏的沙丘,此时,乐声似乎消失了……唐风正在诧异,身后突然“砰——”的一声,又是一团明亮的火光映红了夜空,也照亮了整个胡杨林,唐风吓得赶忙回身观瞧,他又看见了那个戴面具的女子。

  一如这两天看到的模样,戴面具的女子穿着华丽的长袍,高高的帽子,党项贵族女子的穿戴,那奇怪的面具依旧闪耀着金属光泽,散发着诡异的气息。唐风不知道这女子是如何出现在自己身后的?但还容不得他多想,戴面具的女子已经迈着高贵的步伐,雍容华贵,姿态万千地向唐风款款走来,那诡异的乐声再次从沙漠深处传来,越来越近,越来越响,仿佛一只庞大的乐队,正从沙漠中走来。

  唐风的身体本能地开始剧烈颤抖,全身被一种恐怖而诡异的气氛所包围,他想向后退,可是后面就是那棵胡杨,根本没有退路!这时,戴面具的女子已经站在了唐风面前,女子的面具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然后,戴面具的女子又开口了,“我们又见面了。”

  “你……你是没藏皇后吗?”唐风壮着胆子,终于问出了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戴面具的女子迟疑了一会儿,说道:“我是没藏,不是皇后,既没有皇后之名,亦没有皇后之实,更没有皇后之尊,我一天皇后也没有坐过。”

  “不,昊王在时,你虽然没有当过皇后,但您的儿子谅祚登基后,您是至高无上的皇太后。”唐风这会儿感觉要好一些了。

  “皇太后?你见过身首异处的皇太后吗?”女子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

  “身首异处?您……”唐风马上想到了昨夜梦里这女子说的“偷脸”,“您的脸,您高贵的头颅……”

  唐风说着,极力想看清楚金属面具后面的情形,但是他只能看见那两个空洞洞的眼眶,难道面具后面真什么都没有?

  【2】

  戴面具的女子沉默了一会儿,才又缓缓说道:“我十六岁时,哥哥做主,将我嫁入当时党项权势最盛的野利家,这是一次政治联姻,我并不幸福,谁料,后来野利家功高震主,引起了昊王的猜忌,野利家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野利家族最后满门抄斩,而我却幸运地活了下来,因为昊王爱上了我,他将我安置在贺兰山中的寺院中,在那里我和昊王度过了最美好的时光,我不需要名位,我只需要昊王,我只要做他的妻子,为他生孩子……”

  “但他毕竟是昊王啊!”

  “是的,我那时不懂,后来,当我怀上孩子的时候,我发现一切都变了,朝中的各派势力蠢蠢欲动,我的哥哥没藏讹庞是个野心家,他一心想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相,想让没藏家族成为西夏最显赫的家族,野利皇后被废,我又怀了昊王的孩子,让他看到了希望,昊王又爱上了太子利令格的太子妃,这使我伤心之极,但是哥哥却对我说他的机会来了,没藏家族的机会来了!”

  “后来你哥哥挑动太子利令格弑父杀君,他再以谋反之名杀了利令格,而你生下了谅祚,没藏家族从此显贵。”

  “是的,但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只要的我的昊王。”

  “但这就是命运,你命中注定将是西夏的皇后。”唐风忽然觉得此刻那诡异的面具变得忧伤起来。

  “皇后,哼,可惜我无福享受皇后的尊荣,最后居然身首异处,千年之后,仍不能安息。”

  “身首异处?您究竟为何身首异处?”唐风急切地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可是戴面具的女子却并不回答唐风的问题,转而问唐风,“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我……我们要去瀚海宓城!”唐风犹豫片刻,还是说出了他们的目的地。

  “瀚海宓城?!”女子听了唐风的话,向后退了一步,“年轻人,我劝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

  “为什么?”

  “因为瀚海宓城是党项人的禁地,你根本不可能找到它,这一路的艰难险阻足以夺去你的性命!”女子话语变得严厉起来。

  “我愿意冒险一试!”

  “那你会后悔的。”戴面具的女子沉吟下来,但她仍然直挺挺地立在原地,许久,女子似乎缓和了口气,说道:“就算你九死一生,找到了瀚海宓城,你也会后悔的,那里早已繁华不再,成了一片废墟。”

  “废墟?为什么会成为废墟?”唐风追问。

  “因为贪婪,骄奢,这是一切罪恶之本。”

  “不,不管瀚海宓城现在变成了什么样,我都要找到它,哪怕只是看一眼,我也心甘情愿。”唐风很坚定地说着。

  戴面具的女子似乎轻轻叹了口气,随即说道,“既然你这么执着,那么,我送你一样东西吧,也许这样东西能对你有所帮助。”

  “送我一样东西?”唐风显然没有心理准备。

  “是的,这件东西是昊王送给我的,我一直珍藏着,如果你能到达瀚海宓城,就请你帮我把这件东西带到那里去吧!如果你没能到达瀚海宓城,又平安地离开了这里,这件东西就留给你了;如果你没能到达瀚海宓城,也没能平安地离开这里,那么,这件东西就作为你的陪葬品了。”

  “啊——陪葬品?”唐风浑身一颤,感到不寒而栗。

  “不用害怕,那只是三分之一可能。”

  “可……可为什么要带到瀚海宓城呢?”唐风大惑不解。

  “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去了,自然就会明白的。”

  说着,戴面具的女子缓缓地抬起了右手,唐风已经太熟悉这个动作,他的心脏随着女子右手的抬起,一下子悬了起来,他不知道这女子要做什么,唐风本能地向后退了一步,又靠在了那棵形状奇特的胡杨上,已经退无可退了。

  唐风生怕树干后面又生出那恐怖的干尸手臂来,但是他又没有勇气向前,离开这棵胡杨树,不过,让他感到奇怪的是这次戴面具的女子并没有再走上前来,她仍然立在原地,抬起了右手,指着自己。

  唐风又感到了死亡的气息,他的瞳孔急速放大着,他想开口,半张着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唐风心中惧怕,却不知为何,眼睛死死盯着女子的面具,特别是面具上眼眶位置的两个黑洞。唐风面对女子指向自己的手臂,本能地想去护住自己的身体,但是此时唐风觉着自己的手臂已经不属于自己,他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双手,他强制自己集中意识,可是一切都是徒劳。

  唐风窒息地靠在胡杨的树干上,他看不见女子袖管中的手臂,只是一个黑洞洞的袖管,唐风正在诧异,忽然感到自己的胸前像是被什么东西灼烤了一下,一阵钻心的疼痛……

  唐风大叫一声,惊醒过来,他发觉自己还在车里,难道又是一场噩梦,一场漫长的噩梦!?而此时,天已大亮,唐风晃了晃沉重的脑袋,发现韩江和梁媛正吃惊地看着他。

  【3】

  “你又做噩梦了吧?”梁媛笑着问唐风。

  唐风扭了扭酸疼的脖颈,“不,我无法分辨那是梦,还是真实发生的事。”

  “别扯了,做噩梦就做了,还什么分不清,老子久经大敌,昨夜还做了噩梦!”韩江怒道。

  “哈——你昨夜也做噩梦了?”唐风吃惊地看着韩江。

  “是啊,连续两个晚上了,老子这辈子也没做过这么多噩梦!”韩江皱着眉说。

  “那快说说,做的什么梦?”唐风忽然对别人的噩梦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什么梦?就跟昨天那个噩梦一样。”

  “你又梦到那个戴面具的女人了?”

  “是啊!所不同的这次不是在戈壁滩上追大切诺基,而是我一个人驾驶悍驴在魔鬼城里迷了路,到处乱转也找不到出路,遭遇戴面具的女人也不是在黑石,而是在魔鬼城那个巨型土丘上。”韩江简要回忆了自己的噩梦。

  “就这些?”

  “嗯,其它情节基本和昨天一样。”

  “看来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啊!”唐风感叹。

  “屁!这叫白天见鬼,夜里梦魔!”韩江咒骂道。

  “媛媛,你呢?你昨夜做噩梦了吗?”唐风转而问梁媛。

  梁媛似乎很平静,“我也做梦了,但跟你们不同,我的不是噩梦。”

  “哦!看来长生天还是眷顾你啊!”唐风感叹。

  “那是,小时候,我妈妈就跟我说过,你们做噩梦的人心里都不干净,心灵干净的人是不会做噩梦的。”梁媛一本正经地说。

  “放屁!我多单纯!从来只知道完成任务!”韩江反驳道。

  “你妈妈?”唐风喃喃道。

  “我妈妈就是这么说的。”梁媛说着又拿出了她佩戴的那条有她妈妈相片的鸡心项链。

  “你不会是梦见你妈妈了吧?”韩江笑道。

  “不,我还是梦到那个戴面具的女人了,但是就跟上一次一样,在梦里我跟她游山玩水,还大块朵颐,反正全是美事啦!”梁媛笑着说。

  “有意思嘛!一场黄粱梦啊!”韩江笑梁媛。

  梁媛反驳道:“总比你们天天噩梦强。”

  “还是听听唐风的噩梦吧!”韩江说道。

  “我……”唐风用手使劲摁了摁太阳穴,“我的噩梦跟你们都不同。我又听到了那诡异的乐声,然后就在胡杨林里见到了戴面具的女人,她承认她就是没藏皇后,并对我说了一些她的身世,她说的身世和我已知道的基本吻合,但是她却又说她不是什么皇后,我不明白,她当时说……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见过身首异处的皇后吗?”

  “身首异处的皇后?这是什么意思?”韩江和梁媛大惑不解。

  “对了,她还说‘可惜我无福享受皇后的尊荣,最后居然身首异处,千年之后,仍不能安息。’”唐风又补充道。

  “好奇怪的话,从字面上看,她是说自己没有当皇后的福分,最后身首异处?!”梁媛道。

  “身首异处在古代是很严重的刑罚,谁会让一个皇后身首异处呢?古时候,就算皇后犯了谋逆大罪,要皇后性命也不过赐三尺白绫。”韩江说道。

  “是啊,一是女子,二是皇后,就算犯了最严重的罪也不会让尊贵的皇后身首异处而死!”唐风直摇头,也想不通。

  “但是没藏皇后的遗骨确实出了问题,头颅和身体确实不是一人。”韩江道。

  “而且这次我清晰地记得我在面具的眼眶那两个洞中什么都看不到!再加上上次面具后面可怕的一幕,这一切都似乎在应证没藏皇后确实死后身首异处了。”唐风努力回忆着梦里的每一个细节。

  “历史上没藏皇后究竟是怎么死的?”梁媛忽然问道。

  “关于没藏皇后的死亡有不同的说法,不过流传比较广的一个说法是说没藏氏当上皇太后,还很年轻,于是与几个男宠混在一起,荒淫无度,她没有等到谅祚亲政,没藏家族衰败的那一天,就被两个刺客刺死了,有人说那两个刺客曾是她的男宠……”唐风说到这,没了声,他沉思片刻,突然眼前一亮,“我有点明白了,没藏皇后说她身首异处,很可能是刺客所为。”

  “刺客所为?你是说刺客在刺杀了没藏皇后之后,割去了她的头颅?!”韩江和梁媛对唐风的推断感到无比震惊。

  【4】

  一阵沉默之后,唐风拍了一下脑门,“对!一定是这样的,所以没藏皇后才没了头颅。”

  “按你这么说,黑水城大佛塔中是被割去头颅的皇后尸身,架上了另一个女子的头颅?”韩江惊道。

  唐风点点头,“肯定是这样。所以,谅祚亲政后,对母亲的不检点生活很恼怒,特别是母亲的尸身没有头颅,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崇信佛教的母亲尸骨加上一个头颅一起封在佛像中,这样既端庄,又能保守这个秘密!”

  韩江却摇了摇头,“这么做虽然完全可以,但是我总觉得这么做不符合常理,如果没藏皇后的人头没有了,非要给她加上一个的话,完全可以用金属材料,比如金银,或铜铁做一个头颅,架上没藏皇后的腔子上,为什么要找个其它女人的头去配?这不符合常理。”

  “是啊,这是不符合常理,古人是十分强调血统地位的,哪个女子的头可以被架在没藏皇后的腔子上,可是我实在想不出除了这样还能是什么让没藏皇后身首异处?”唐风摇着头说道。

  “会不会……会不会佛像里的那个头颅是没藏皇后的?”梁媛忽然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推断。

  “头颅是没藏皇后的?”唐风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也有这种可能性,没藏皇后被刺后,头颅被刺客割去,于是,朝廷只好将没藏皇后的没有头的尸身与元昊合葬在西夏王陵中;而数年后,谅祚亲政的时候,没藏皇后的头颅被人找到了,这时,已经不方便再打开陵墓,将头颅放进去,但是这又是他母亲没藏皇后的头颅,不能轻易处置,所以谅祚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把他母亲的头颅封在了一尊佛像里。”

  “这样解释,你又绕回到原来的问题了,佛像里的头颅是没藏皇后,那么又是谁的尸身配得上皇后的头颅?如果只是为了安放没藏皇后的头颅,完全可以只将头骨放进佛像,根本不用做个身子。”韩江反驳道。

  “是的,你说得有道理,都似乎多此一举,但只能是这两种可能性,还能怎样?”唐风反问。

  “总之,没藏皇后死的比较惨,身首异处了,千年之后,仍不得安息,所以她的魂魄才不得安宁,老来骚扰我们!”韩江也迷信起来。

  “那接下来呢?”梁媛催问道。

  “接下来,戴面具的女子不再讲述她的身世,而是将话题转到了我的身上来,她问去哪里?我就一五一十说了我要去瀚海宓城,就像你昨天梦里说的那样,这女子劝我不要去瀚海宓城,说什么瀚海宓城是党项人的禁地,我根本不可能找到它,还说这一路的艰难险阻足以夺去我的性命。”

  “你傻啊,她是党项人的皇后,当然会这么说,你不会说不去!”韩江数落唐风道。

  “我没有隐瞒,我执意要去!然后就像梁媛梦中一样,她说瀚海宓城已经辉煌不再,成了一片废墟,我说不管瀚海宓城现在变成了什么样,我都要找到它,哪怕只是看一眼,我也心甘情愿。”

  “你可真拧啊!”韩江冷笑道。

  “你别笑我,接下来好事就来了,戴面具的女子见我执意要去瀚海宓城,就说要送我一件东西,说这件东西也许对我有用!”

  “什么东东?在哪儿?”梁媛追问道。

  唐风在身上摸了一圈,什么也没摸出来,韩江对梁媛笑道,“大小姐,你傻啊,他那是做梦,还真有人能给他东西啊!”

  “那倒也是,我在梦里吃了好多好吃的,不过我现在肚里空空如也啊!”梁媛摸着自己的肚子说。

  韩江又转而问唐风,“好好想想,她给你的是什么东西?”

  “我……我记得最后她又冲我抬起了右手,我感到恐惧,本能地靠在一棵奇形怪状的胡杨树上,然后我就感到胸口一阵灼热,再后来……再后来我就醒了。”唐风努力回忆着,嘴里又喃喃自语道:“胡杨树……那棵胡杨……”

  唐风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推开车门,跳下了车,径直向胡杨林西面那棵奇形怪状的胡杨走去。

  【5】

  韩江和梁媛不解其意,紧随其后,跟着唐风来到胡杨林西侧,唐风停住脚步,环视周围的胡杨,很快,他就看见了那棵奇形怪状的胡杨。

  唐风疾步走到这棵胡杨树下,对,就是这棵胡杨,连续两个晚上,噩梦最后都在这里终结!而此刻,这里正沐浴在清早的阳光中,没有干尸的手臂,也没有戴面具的女人,唐风怔怔地盯着这棵胡杨出神,他的目光从树冠一路向下,树干,树根,最后延伸到树的周围。

  唐风围着这棵胡杨来回转了几圈,韩江和梁媛不敢打扰,在一旁默默注视着,许久,唐风忽然觉得这棵胡杨树下的沙土中有些异样,似乎……似乎有什么东西,唐风趴下身,双手小心翼翼地拨开尘土,一块完整的玉璜渐渐在沙土中显露出来。

  “这……这里竟然有一块玉璜!”唐风惊叫起来。

  “玉璜?这鬼地方还有玉器?”韩江和梁媛也吃惊非小。

  果然,一块精美的玉璜正静静地躺在胡杨树下的沙土中,“这就是没藏皇后给你的东西?”梁媛问道。

  “我想是的。”

  “这……这怎么可能?昨天早上我们可是完完整整把这里勘查了一遍,要有什么东西早就应该发现了,更何况这里之前科考队,科兹诺夫都曾来过,他们难道也没发现?”韩江一头雾水。

  “所以,我现在开始相信梦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了,这块玉璜是用和田上好羊脂白玉制成,看做工应是北宋西夏时期的物件,它在这里静静地等待了千年,终于让我找到了。”唐风越说越兴奋,“我清楚地记得,没藏皇后说这件玉璜是昊王送给她的,是她的心爱之物。”

  “心爱之物就这样给你了?妈的,真是没天理了!”韩江骂道。

  “不,她并没有说这件东西就是我的了。没藏皇后是这样对我说的——如果你能到达瀚海宓城,就请你帮我把这件东西带到那里去吧!如果你没能到达瀚海宓城,又平安地离开了这里,这件东西就留给你了;如果你没能到达瀚海宓城,也没能平安地离开这里,那么,这件东西就作为你的陪葬品了。”唐风对这三句话印象极其深刻。

  “这么说这件玉璜还指不定是谁的呢?你只有三分之一的机会。”韩江道。

  “我还有三分之一死在这里的可能性。至于找到瀚海宓城之后会发生什么?我不知道!”唐风道。

  “没藏皇后为什么要你把这件玉璜带到瀚海宓城呢?”梁媛不解地问。

  “我问过这个问题。没藏皇后的回答是——天机不可泄露!你只要去了,自然就会明白的。”

  “故弄玄虚。我看是这淫荡的皇后看上你这个小白脸了,你要小心啦!”韩江说完,便掉头向悍驴走去。

  “你这是嫉妒!赤裸裸的嫉妒!”唐风冲韩江嚷道。然后双手小心翼翼地将这块玉璜从沙土中捧到了胸前,突然,唐风觉得胸前一阵强烈的灼热,他忙撒手,玉璜掉在了沙地上,幸亏地面还算松软,玉璜没有损坏。

  唐风忙掀起衣服查看,发现自己胸前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道形似玉璜的印迹。

  【6】

  唐风拿着玉璜,回到车上,韩江突然清了清嗓子,“下面我们开个会。”

  “开个会?”唐风和梁媛都是一愣。

  “对!因为现在我们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候,大家必须拿出个主意来,咱们下一步往哪里走?我现在有三个选项,一,继续从昨天我们走的魔鬼城前进;二,掉头回去;三,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掉头回去?那我们不白干了,肯定不行!”唐风率先否掉了掉头回去。

  韩江看看梁媛,梁媛也摇头,于是,韩江说道,“好,第二条先否掉了。第一条呢?”

  “第一条……第一条估计还是凶多吉少。悬!”唐风很犹豫。

  梁媛也是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第一条走不走,那要先听听你的第三条喽!”

  “好,那我就谈谈第三条,我是这样想,西北方向的魔鬼城诡异得很,咱们再冒失闯进估计还是凶多吉少,但是我们确信瀚海宓城就在魔鬼城的北面,那么我想不走魔鬼城,从外面的沙漠走,或许是个可行的办法。”韩江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从沙漠走?”唐风和梁媛仍然很犹豫。

  “是的,这里到处都是沙漠戈壁,其实路多得很,关键是把握好方向,别在沙漠中迷失方向就行。”

  “问题就出在这个方向上,且不说这里磁场诡异得很,就是这沙漠戈壁,没有任何可参照物,一旦进入就很难辨别方向。”唐风犹豫地说。

  “我们不是有指南针,电子罗盘,GPS吗?磁场异常的现象毕竟不多见,我不相信我们运气就这么差!”

  “运气差?当年科考队全军覆没是因为运气差吗?磁场异常现象是不多见,但这里既然是人迹罕至的生命禁区,那么各种罕见的现象都有可能出现。”唐风道。

  “那你说怎么办?”韩江反问唐风。

  唐风也不知该如何是好,韩江转向梁媛,梁媛迟疑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好,梁媛同意了我的意见,你呢?”

  唐风刚想张嘴说什么,韩江突然又说道,“你不用说了,梁媛要走,你肯定得跟着,梁媛就代表你同意了。”

  “哎……”唐风还想说什么,韩江已经发动悍驴,一头扎进了胡杨林正北面的沙漠中。三个人都十分清楚,这可能是一段从没有人类走过的路,联合科考队没走过,科兹诺夫也没有走过的未知领域,但是他们已经别无选择。

  【7】

  悍驴艰难地在一座又一座巨大的沙丘间穿行,窗外全是单调的让唐风想呕吐的黄色,大约两个小时后,唐风发现他们非但没能摆脱这些没完没了的沙丘,周边的沙丘反倒更大,更高,连绵不断,像一座座山脉横亘在他们面前。

  “这……这好像全是流动沙丘。”看着看着,唐风看出了一些名堂。

  “流动沙丘?流动沙丘又怎样?”韩江不明就里。

  “流动沙丘是沙漠中最可怕,也是杀伤力最大的,他们不停地随着风移动,早上,它们可能在东面,晚上,它们就可能移动到西面。”唐风用手一指车窗外东、西两侧两座巨大的沙丘。

  “你不会是怀疑当年科考队就是被这些流动沙丘掩埋的吧?”

  “我一看到这些流动沙丘,就想到了当年的科考队,你曾经说过,科考队失踪后,国家派了很多部队和直升机在沙漠里寻找,但是找了数月,一无所获,你想想是为什么?”唐风反问韩江。

  “你的意思是被这些巨大的流动沙丘给埋了?!”

  唐风点点头,“所以在沙漠中失踪的人,一般都很难找到,除了沙漠戈壁的广袤,荒凉,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失踪的人很容易被流动沙丘吞噬,然后便永远了无音讯,也无法找到他们的尸体,所以说流动沙丘就是过往商旅的灭顶之灾,它对商旅的吞噬可能是毁灭性的,完全让救援的人发现不了你。当这些流动沙丘发怒时,它所爆发出来的力量将是惊人,足以将一支队伍完全吞噬,表面不留一点痕迹。”

  “看来我得小心了。”

  “你的方向对吗?”

  “应该是对的。怎么?”

  “我们要赶紧开出这一片区域,否则一旦这些沙丘开始移动,后果不堪设想。”唐风告诫道。

  韩江加快了车速,但是车仍然在沙丘间来回颠簸,很慢,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在翻过一座高大的流动沙山后,终于来到了一片平整的戈壁滩上。

  戈壁滩上铺满了石头,韩江不得不将车速放缓,唐风很快注意到一些异样,他发现在这片平坦的戈壁滩上,除了铺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块,更奇怪的是,不大的戈壁滩四周居然全是高大的流动沙丘。

  唐风示意韩江停车,韩江将车停在了戈壁滩中央,唐风下车,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这里怎么四周全是高大的流动沙丘?”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韩江反问。

  唐风随手拿起了两块石头,摆弄了一番,道:“这是很好的风棱石。”

  “风棱石?”

  “一种靠风长期雕凿出来的奇石。这儿的戈壁滩上铺满了风棱石,说明这里经常遭到大风的侵袭,是个风口,像这几块石头,不是经常有十级以上的大风,是不会形成这种模样的。”

  “十级以上的大风?”韩江和梁媛感到震惊。

  唐风话音刚落,三个人就觉得天色发生了变化,唐风抬眼望去,乌云又遮住了太阳,唐风暗道不好,“可能要起风了。一旦来次尘暴,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就是死地!”

  韩江和梁媛也紧张起来,三人赶忙回到车上,这时,车外已经狂风大作,一阵阵狂风不知从哪儿刮来,卷着成吨的黄尘,裹挟着戈壁滩上大大小小的风棱石,像狂暴的猛兽,张开血盆大口,向唐风他们扑来,韩江惊恐地望着就要逼近的“猛兽”,冲唐风大吼道:“我们该怎么办?”

  “都是你要从这儿走的!”唐风抱怨道。

  “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韩江叫道。

  “往……往那儿开!”唐风指了指东侧一座比较低矮的沙丘。

  韩江猛踩油门,向那座沙丘奔去,就在这当口,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唐风回头一望,背后那个“猛兽”已经变成了黑色,遮天蔽日,排山倒海,原来不同方向的几股力量瞬间汇聚在了一起,黑色的猛兽成了一堵高墙,一座山脉,一排海浪,不,应该是海啸,以不可遏制的力量由西往东,吞噬一切。

  【8】

  唐风瞪着惊恐的眼睛,目睹这一切,突然传来了梁媛的尖叫,“这是什么?”

  “这……这是黑尘暴!”唐风从嘴里喃喃地冒出这么一句来。

  “黑尘暴?”梁媛不寒而栗。

  “对!最可怕的黑尘暴,它能吞噬一切,它的力量大的甚至可以把这里的沙子一直带到东部沿海地区。”

  “啊——这么大的威力,那我们该怎么办?”

  “快!快点躲到那座沙丘后面去。”唐风不停地催促。

  悍驴和黑尘暴开始了一场赛跑,忽然,“砰——”的一声,被黑尘暴卷起的一块风棱石直接击穿了悍驴的后挡风玻璃,砸进车内,汹涌的狂风瞬间灌进了车内,梁媛不住地尖叫着,“趴下,趴到座位下面去!”唐风冲梁媛喊道。

  梁媛哭喊着趴到了座位下面,车后的“猛兽”越逼越近,那“猛兽”的体积也在不断壮大,越来越高,越来越庞大,遮天蔽日,横扫一切,顿时日月无光,阴风哭号,那恐怖的声响,唐风无法形容,但是心脏的剧烈跳动让他马上想到了科考队出事的那个晚上,马卡罗夫的回忆中,和今天的景象是何其相似!

  身后的黑尘暴已经迫近他们,唐风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他开始绝望了,但就在这时,韩江驾驶着悍驴猛地冲上了东侧的沙丘,跃过沙丘,沙丘后面是一块凹地,唐风一看,心中似乎又燃起了一丝希望,他果断地冲韩江喊道,“把车停在凹地里,我们下车,躲到车下。”

  “这样行吗?”

  “不知道,只能一试!”

  “流动沙丘会把我们埋了的!”

  “听天由命吧!”唐风几乎是扯破嗓子喊出了最后一句。

  悍驴的速度很快,流动沙丘很软,韩江知道悍驴很快会陷入沙子中,他高超的驾驶技术,在这一刻发挥了作用,就在悍驴要陷入沙子中时,韩江驾驶悍驴一头冲进了沙丘后的凹地里,几乎同时,猛打方向盘,将车身横亘过来。

  “快!媛媛,下车!”唐风连拉带拽的将梁媛拉下了车,唐风利用沙丘和车身作掩护,又用自己身体将梁媛压在身下,韩江也趴在了悍驴车身后面。

  就在三人各就各位的同时,唐风感到他身下的大地剧烈颤动起来,狂风裹挟着沙粒不断地钻进自己的口鼻,衣领,身旁的悍驴也开始剧烈抖动起来,唐风知道黑尘暴已经逼近了,悍驴抖动越来越剧烈,韩江敏锐地觉察出悍驴的问题,前两次沙尘暴他们靠着悍驴的保护躲了过去,这次黑尘暴的力量远远超过前两次沙尘暴,随着悍驴越来越剧烈的颤动,韩江的心也落入了深渊,但是他还想反抗,难道就这样听天由命吗?

  不!韩江猛地站了起来,冲唐风和梁媛大喊道:“不行,悍驴撑不住了,我们不能躲在这里。”

  说罢,韩江强行把唐风和梁媛拉了起来,狂风吹得三人东倒西歪,韩江拖着唐风,唐风拽着梁媛,三人刚刚从悍驴身旁站起来,就见悍驴瞬间被一股强大的黑色气流掀了起来,在半空中翻了三个滚,然后又重重地落在了唐风他们刚才趴着的地方。

  目睹这一切,唐风浑身冰凉,若不是韩江及时把他们拉起来,此刻,他们已经被悍驴砸成肉饼了。

  三人跌跌撞撞地又爬上了一座沙丘,就在他们爬上沙丘的同时,沙丘上的细沙全被卷了起来,将他们三人包围,唐风回头望了一眼,满眼黑色,猛兽就在他们背后,精疲力竭的三人再也没有力量对抗黑尘暴,三人几乎同时滚下了沙丘,黑尘暴横扫而过,刚才还突兀的沙丘在黑尘暴面前,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瞬间被移为了平地……

更多:西夏死书12345全集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