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第一部 死书里的神秘活人坟 第六章 四扇屏
时间:05-15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一周之后,唐风、梁媛、韩江、赵永和罗教授再次齐聚在小楼的密室中,他们面前的桌上,那件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静静地躺着……罗中平教授在经过一周的闭门研究后,已经基本破解了玉插屏表面上的那些神秘符号。

  罗教授将四张玉插屏表面的拓片散发给大家,介绍道:“从那七封绝密文件中,我们得知伊凤阁当年在玉插屏表面发现了一些神秘符号,伊凤阁、阿理克和孟列夫,都认为,玉插屏上的神秘符号就是已经消失多年的西夏文字,并进行了一些破译工作,可是唐风带回来的这件玉插屏,因为岁月的侵蚀,再加上后来保存条件不好,上面的神秘符号污秽不清,现在你们看到的拓片,是我用一种特殊药水,重新清洗了玉插屏后,拓印下来的,算是比较清楚了。”

  唐风端详着拓片:“看来梁老先生早就辨认出这上面是西夏文字,他曾经对我说过,西夏文字是一种已经失传的文字,一种已经死了的文字。”

  “不错,西夏文是一种死文字,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能读懂西夏文字的人,不会超过二十人,老朽不才,多年学习研究西夏文字,所以有幸能够辨识一些西夏文字。”罗教授说。

  梁媛好奇地打断罗教授和唐风的话:“你们俩就别给我们上课了,罗教授,既然您能读懂这些西夏文,就快说说,这上面的西夏文是什么意思?”

  罗教授笑道:“媛媛,你别着急,要想破解西夏玉插屏隐藏的秘密,你们,包括韩队长,你们大家还必须听我唠叨唠叨,不说让你们读懂西夏文,至少也要让你们大概熟悉西夏的历史文化,这样,你们才能明白这件玉插屏的价值,和他所蕴藏的文化内涵,所以我先要给你们上课。”

  “上课?我才从美国完成学业,到这里又要接着上课?”梁媛有些泄气。

  韩江一脸严肃地对大家说:“在学术这方面,罗教授是专家,我们都是学生,而且还是小学生,所以必须要先听罗教授给我们讲课,至于唐风,你在这方面当然不是小学生,但是我对你有更高的要求,你必须比我们更认真地听,更认真地学。”

  韩江的话,让唐风倍感压力,他开始明白自己在这个团队中的作用和价值,但是,此刻他也并不知道自己能否达到韩江的要求,特别是看懂已经失传的西夏文。

  罗教授打开幻灯,幻灯片上出现了一座巍峨的大雪山,雪山下,密林深处,正有一群围着兽皮的人,追逐着野兽,完全一副原始社会的景象。接着,罗教授便开始了他的讲课:“建立西夏王朝的党项人,曾是古老羌人的一支,在远古时代,羌人活跃在青藏高原东部,他们在这里创造了西羌文化,党项人便是西羌部落中的一支,大约在公元四世纪,党项人开始登上中国历史舞台,从此,党项人就没有停止他们迁徙的步伐。南北朝末期,党项人开始活动于黄河上游和川西北地区,也就是今天青海省东南部和四川松潘、黑水、北川、茂县一带。《隋书·党项传》中记载:党项以姓氏为部落,大者五千余骑,小者千余骑,‘俗尚武力,无法令,各为生业,有战阵则相屯聚,无□赋,不相往来。牧养□牛、羊、猪以供食,不知稼穑’。这说明,那时候的党项人主要以畜牧、狩猎为生,还不懂得农业生产,处于原始社会末期。后来,党项羌逐渐发展为细封氏、费听氏、往利氏、颇超氏、野辞氏、房当氏、米擒氏、拓跋氏八大部落,其中又以拓跋部实力最强。”

  “那么,‘党项’这个名字是怎么来的呢?”梁媛好奇地问。

  罗教授解释说:“‘党项’这个名字是汉语音译的结果,很可能是古代汉族借鉴了西北其他一些少数民族对党项的称呼,比如蒙古人称党项人为‘唐古特’或‘唐兀惕’,大量的汉文典籍上也沿用了这个称呼;而党项人则称自己为‘缅药’或‘弭药’,这个称呼接近藏人对党项人的称呼,在古老的藏族文献里,藏人就把吐蕃时期,已经迁徙到青藏高原东北部的党项人叫做‘弭药’。”

  “也就是说这个时期党项人已经从川西北迁徙到了青海湖一带?”唐风追问。

  “是的,这个时期,在青藏高原上,吐蕃王朝崛起,对外扩张,党项各部落为了躲避吐蕃的侵扰和奴役,纷纷向另一个新崛起的王朝——大唐迁徙,唐朝接纳了他们,党项人便迁徙到河西走廊和甘南地区,安史之乱后,党项人又迁徙到了陕北、河套一带,并逐渐在这里定居下来。”

  唐风接过罗教授的话:“后面历史我就知道了。”

  “那下面就由你来说吧。”罗教授正要考考唐风。

  唐风介绍道:“党项人定居在陕北、河套地区后,迅速发展壮大,唐朝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党项人的杰出领袖拓跋思恭,带领党项人不断扩充自身实力,并在镇压黄巢起义中,立下大功,被唐朝封为定难军节度使、封爵夏国公,并赐‘嵬名’姓,所以,史书上也称西夏皇族为嵬名姓,此后,党项人逐步据有银、夏、绥、宥、静五州之地,遂成一方诸侯。宋朝建立后,施行削藩政策,宋太宗时,拓跋思恭的后代嵬名继捧,继任定难军节度使,不久,党项贵族内部发生争夺权位的斗争,宋朝乘机诱使嵬名继捧率族人投附宋朝,并献出了夏、绥、银、宥、静五州之地,由此,党项民族内部引起分裂,几近衰亡。这时,在不愿归附宋朝的党项人中,有一个人登高一呼,率领族人逃入夏州东北300里的地斤泽,自立为王,对抗宋朝,这个人就是西夏王朝的奠基人——拓跋继迁。

  此后二十余年,党项人在拓跋继迁的领导下,四处征战,开疆拓土,崛起大漠,不但恢复了原有的五州之地,还攻占西北重镇——灵州。到了拓跋继迁的儿子拓跋德明执政时期,党项人一面周旋于宋、辽两强之间,一面征战吐蕃、回鹘,向西扩张,控制了丝绸之路上的命脉——河西走廊,逐步奠定了后来西夏国的版图,并在贺兰山下建立起未来西夏王朝的都城——兴庆府。

  公元1038年,拓跋德明的儿子元昊经过长期准备,去唐、宋皇帝的赐姓,自称嵬名氏,正式称帝,建立了以党项人为主体的王朝,国号大夏,后世一般称这个王朝为“西夏”。西夏王朝最鼎盛时,东以黄河为界,西至西域,控制丝绸之路,南与宋朝以萧关对峙,北控大漠,地方万余里,大体上包括今宁夏、甘肃全部及陕西、内蒙古、青海、新疆一部分地区。元昊称帝后,建立一整套的典章制度,还创立了独特的西夏文字。”

  罗教授听完唐风的叙述,微笑道:“唐风,你刚才说的西夏历史很正确,既然你提到了元昊创立西夏文字,那我下面就来谈谈这已经失传的西夏文字。”罗教授在投影上打出了一些奇怪的符号,对大家讲道:“幻灯片上这几个奇特的文字,就是西夏文字,党项民族在元昊称帝前,并没有自己的文字,早年,党项人游牧于青藏高原上时,因党项语言接近藏语,曾借用藏文字母拼写语言,而西夏文字的创立,标志着党项民族的文明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宋史》载:‘元昊自制番书,命野利仁荣演绎之,成十二卷,字形体方整类八分,而画颇重复。教国人纪事用蕃书,而译《孝经》《尔雅》《四言杂字》为蕃语。’宋人沈括在他的《梦溪笔谈》中说:‘元昊果叛,其徒遇乞先创造番书,独局一楼上,累年方成,至是献之。’这两段文献记载,是说元昊建立西夏王朝前,命令其手下大臣野利仁荣创造出了西夏文字,令国人使用,元昊还把许多汉文典籍,也翻译成西夏文。其实,以我之见,西夏文字并不是某个人所造,而是在民间逐步形成,最后由野利仁荣搜集整理而成。”罗教授一口气介绍完了西夏文字的创立。

  梁媛盯着幻灯片上的几个奇怪的西夏文字,忽然发问:“教授,我怎么觉着这几个西夏字有点像汉字啊,但是我就是一个也不认识?”

  “呵呵,媛媛,你观察的不错,西夏文字就是借鉴了汉字,演化而成的,你们看,西夏文字,在结构上,很像汉字,也是方块字,也像汉字一样由点、横、竖、撇、捺、拐、拐钩等笔画组字,就连书体也和汉字一样,有楷、行、草、篆、隶五种书体,常使初见西夏文的人,误以为汉字,其实完全是另一种文字。西夏文字到目前,一共发现了五千多个字,虽像汉字,却无一字与汉字相同,这反应了党项人强烈的民族意识。我们再看这几个西夏文字,笔画繁琐,多斜笔,特别是撇、捺笔画比较多,所以才有史书上说西夏文‘类符箓’,意思是说西夏文笔画繁琐,晦涩难懂,这也为西夏灭亡后,西夏文字迅速消失埋下了隐患。

  西夏被蒙古人灭亡后,西夏文字也迅速消失在历史长河中,几百年来,无人知晓,直到清朝嘉庆年间,甘肃学者张澍回乡养病,在武威一座寺庙中,发现一间紧闭的小房间,问僧人:房内为何物?僧人说:房内是一块碑,此碑碑文怪异,恐为妖孽,所以才封闭于房中。张澍在外为官多年,见多识广,不信妖孽之说,要求僧人打开房门,见识一下是何妖孽,僧人无奈,只好给张澍打开了房门,张澍发现房内果有一碑,碑文竟是他这个大学者都不认识的文字,顿时大惊失色,当他小心翼翼地转到碑后面时,才发现这块碑后面刻着是汉字,字数与前面的文字一样多,张澍这才恍然大悟,原来碑前面的文字是已经消失的西夏文!这块碑就是著名的“凉州重修护国寺感应塔碑”,现在还保存在武威市博物馆中。

  从此之后,西夏文逐渐开始为学术界所重视,1909年,俄国探险家科兹诺夫在额济纳旗境内的黑水城遗址,盗掘出大量写有西夏文的文献,科兹诺夫将这些西夏文献一起运到了彼得堡,俄国汉学家伊凤阁在科兹诺夫运回的西夏文献中,发现了著名的《番汉合时掌中珠》,这是一本西夏文和汉文的双语字典,由西夏学者骨勒茂才编著,伊凤阁通过这本字典,解读了不少古老的西夏文献。我国开始系统研究西夏文字的是著名学者罗振玉和罗福苌父子,1913年,罗振玉和罗福苌父子,从伊凤阁那里得到了一部分《番汉合时掌中珠》,在经过多年研究后,罗福苌用传统的汉字“六书”法,即象形、指事、形声、会意、假借、转注法去分析西夏文字,使人们对西夏文字构造的认识大大提高。其后,从事西夏文字的学者越来越多,但因西夏文字消失多年,已无实用价值,再加上西夏文笔画繁琐,晦涩难懂,所以直至今日,能掌握西夏文字的学者仍然寥寥无几。”

  听完罗教授的长篇大论,大家对西夏的历史和西夏文字都有了一定的认识,众人无不赞叹罗教授渊博的知识,接着,罗教授还用幻灯片给大家看了一些西夏文字,并对照汉字翻译给大家看。

  就在众人对古老西夏文字啧啧称奇的时候,韩江却盯着眼前的那块玉插屏,一声不吭,这玉插屏上面究竟刻得什么内容?竟会有如此离奇可怕的经历?那么多人为此丧命,可怕的血咒!……玉插屏上的文字,他一个也不认识,真是一本天书,不!应该说是死书!想到这,韩江忽然开口:“教授,那下面我们就来解读一下这块玉插屏上的神秘死书吧。”

  “死书?”大家听到韩江嘴里蹦出的这个词,都是一惊,罗教授也是微微一怔,随即笑道:“不错,韩队长说得不错,这确实是一本死书。”

  “死书!难道教授您也不认识吗?”唐风惊问。

  罗教授沉吟半晌,道:“我前面说过,西夏文字和汉字一样,有楷、行、草、篆、隶五种书体,但是,迄今为止,楷、行、草、篆四种书体的西夏文,我都见过,惟独隶书的西夏文,从未有人见过,而这块玉插屏上的文字,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既不是楷书西夏文,也不是行书西夏文,更不是草书,篆书西夏文,所以我初步判断,玉插屏上的西夏文字应该是世人从未见过的西夏隶书!”

  “啊!这么复杂,既然从没有人见过,那也就没人认识了?”梁媛难掩失望之情。

  “呵呵,你们先不要急嘛!虽然我初看这些文字,也没认出来,但是毕竟只是书体不同,文字还是西夏文字,要是楷书或行书这样常见的西夏文书体,我个把小时就可以翻译过来了,之所以我闭门一周,就是因为这样的隶书书体,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还好,通过我这一周的研究,连蒙带猜地大概翻译出了玉插屏上的文字,只是我也不能完全肯定……”说到这,罗教授欲言又止。

  韩江向罗教授投来信任的目光:“教授,不管正确与否,说来听听。”

  罗教授点点头,开始翻译玉插屏上的文字:“玉插屏上的文字,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前面这部分字比较小,有点像是整篇的序言,我初步翻译过来,这篇序言全文是:子孙有难,四屏合一,千山万水,九死一生,瀚海宓城,耐长生天庇佑,可得复国之资,复国之人,非我子孙,必受血咒。一共四十四个字,原文没有标点,中间的标点符号是我后加的,这只是我初步的翻译,心里也没底,特别是‘瀚海宓城’那几个字有点磨损,很不清楚。”

  “教授,这四十四个字说得是什么意思呢?”唐风说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

  罗教授面色凝重,似乎顾虑重重,大家等待许久之后,才听罗教授说道:“这四十四个字,据我初步的推断,关系到西夏王朝一个惊人的秘密……”

  罗教授接着说道:“下面我一句句来解读,第一句‘子孙有难’,我推测这个‘难’,应该是指西夏王朝遭遇大难,比如有亡国之患的时候,也就是说后世子孙,如果遇到大难的时候;第二句‘四屏合一’,这句我苦思冥想,百思不得其解,但是后来我分析完了全文,返回头,再看这句时,才似有所悟,所以我们暂时不看这句,往下看;下面两句是‘千山万水,九死一生,’这两句从字面上并不难解释,是在说艰难、危险,什么艰难和危险呢?我想应该是指路途艰险,要经过千山万水,九死一生;再看下一句‘瀚海宓城’,瀚海宓城,是什么意思呢?我开始也想不明白,但我将这句和前面两句联起来看时,似乎明白了,经过千山万水,九死一生,是为了去哪里呢?是为了去瀚海宓城。”

  “瀚海宓城?这是个什么地方,要千山万水,九死一生才能到?够神秘的啊!”梁媛问罗教授。

  罗教授摇摇头:“我一辈子研究西夏历史,也从没听说过有瀚海宓城这个地方。”

  “会不会是这个意思,瀚海是一个地方,宓城是一个地方,‘宓城’听起来像是一个城市的名字。”梁媛猜测说。

  唐风也猜测说:“瀚海,我看没有什么特别意思,指的就是沙漠,瀚海宓城,合起来说得是沙漠中的一个城市,叫宓城。”

  罗教授听了唐风的分析,微微点点头:“这点我赞同唐风的看法,宓城很可能是一座隐藏在沙漠中的城市,我们再往下看,下句‘耐长生天庇佑’,这句应该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就是祈求长生天保佑的意思,中国古代,北方许多游牧民族,如蒙古、契丹、党项等民族都崇拜长生天,出征、打猎,凡有重要的活动,必要举行仪式,祈祷长生天的保佑。下面两句,‘可得复国之资,复国之人’,据我推测,意思是说,经过千山万水,九死一生,找到瀚海宓城,就可以得到复国之资,复国之人,‘复国之资,’还好理解,就是财富,能够复国的财富你们想想得有多少!”

  “我有点明白了,怪不得几百年来,那么多人想得到这块玉插屏,原来不光是为了这件珍宝,还是为了那笔惊人的复国之资!”唐风的话,让众人都恍然大悟。

  大家眼前豁然开朗,似乎这一连串的事件,已经理出了头绪,但罗教授却依然眉头紧锁:“你们先别高兴,这事不仅仅是为了争夺一笔巨大的财富,那么简单。‘复国之资’,好理解,可是‘复国之人’又该如何理解呢?”

  复国之人!难道是一支军队?这怎么可能,大家全都陷入了沉默。罗教授接着说道:“好!我们暂时不去管这个‘复国之人’,再看最后两句,‘非我子孙,必受血咒。’”

  当“必受血咒”这几个字从罗教授嘴里读出来时,密室里,所有人心里都是一颤,血咒!可怕的血咒!竟然就刻在玉插屏上。

  “‘非我子孙,必受血咒。’这两句虽然可怕,却也好理解,这是当时制作这块玉插屏的人发出的诅咒,若外人得到玉插屏,找到了瀚海宓城,必要遭到血咒。”罗教授解释完,再看众人,各个心事沉重,就连从不信鬼神的韩江和赵永也是一脸阴沉。

  还是梁媛先问道:“那我们也会遭到血咒的诅咒吗?”

  罗教授笑道:“其实,这多半是古人用来吓唬人的。”

  “教授,您也许还不知道,这半个月来,除了梁云杰,已经有数人为了这块玉插屏而死于非命。”韩江终于开口。

  韩江的话,让罗教授也是一惊,沉默了一会儿,罗教授才艰难地挤出一丝微笑说:“大家不用担心,据我多年来研究,西夏王朝灭亡后,许多党项人加入了蒙古大军,蒙古人将这些党项人称作‘唐兀惕’军,其中有一支后来便以‘唐’为姓,在内地定居下来,所以这么说起来,唐风,你倒很有可能是党项人的后代啊!既然是党项人的子孙,也就不必担心什么血咒了,呵呵。”

  “什么?我是党项人的后代!罗教授,你就别安慰我们了。”所有人都知道罗教授是编出个理由,来安慰大家,偏偏唐风还是揭穿了罗教授。

  “好了,不要再在‘血咒’上纠缠了,我们既然加入了老K,就不会害怕什么血咒!”韩江的话语掷地有声。

  韩江扫了一遍屋中的人,严肃地说道:“揭开玉插屏隐藏的秘密,是很凶险,但是我不相信什么血咒,难道几百年前的人,还能复活,为难我们?只有我们那些贪婪、凶残的对手,他们,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罗教授,您还没解读第二句是什么意思呢?”

  罗教授看看韩江,又继续解读道:“我前面说了,开始我也不明白第二句‘四屏合一’是什么意思?但是我在解读完全文后,返回头,再看第二句时,似乎开始理解四屏合一的含义了,四屏合一?我推测应该有四件玉插屏……”

  “四件玉插屏?”罗教授此言一出,众人惊得目瞪口呆。

  “是的,四件玉插屏,只有将四件玉插屏合在一起,才能知道瀚海宓城的确切位置,你们看……”说着,罗教授带上白手套,将玉插屏翻到背面,指着背面一些凹下去的地方,说:“大家看,后面这些凹进去的线条,据我推测,玉插屏背后是一幅阴刻的地图。”

  “地图?”

  “准确地说是通往瀚海宓城的地图。”

  “那岂不是一幅藏宝图?”梁媛惊问。

  罗教授笑笑:“你要这么说也可以,但是光有这一幅是不够的,要把四件玉插屏集齐,拼在一起,才能看清通往瀚海宓城的地图。”

  “哦!原来如此。”梁媛点点头。

  “同样的道理,玉插屏正面上的西夏文字,除了我们已经破解的第一部分,下面字比较大的正文部分,我推测说得就是四件玉插屏所存放的地点,也可能还有一些其他关于瀚海宓城的信息,下面我们来看玉插屏上的正文部分,正文部分的文字,比前面的序言部分的文字明显要大,经过我的初步翻译,这块玉插屏的正文部分译成汉字是‘黑头石室荒水域,赤面父塚白高河,长弥药人国在彼。’”

  罗教授念到这,没声了,梁媛催促道:“教授,你怎么不往下念了。”

  “完了,我已经念完了。”

  “什么?正文部分就这么几个字。”众人十分泄气。

  “是的,这块玉插屏的正文部分就这二十一个字。”

  唐风听了这罗教授翻译的这几句西夏文,忽然惊道:“这……这几句话我好像在哪听过,对了,就是那七封信,阿理克院士给孟列夫的信,在那封信的结尾,阿理克突然加了一段话,说是当年伊凤阁临死前曾对他提到几句诗,就是这几句。”

  “对!唐风,我翻译过来这几句时,也是很震惊,这说明当年伊凤阁已经破解了这几句诗,可惜他后来死了,没有进一步研究下去。”

  “那这首诗是什么意思呢?和玉插屏又有什么联系?”唐风问。

  “一般学术界认为,这首诗的前三句叙述得是早期党项人生活的地方,‘白高河’,我认为指得就是今天四川西北部的白河流域,这里是党项人早期的聚居地,而‘黑头石室’,结合我对玉插屏的研究,和多年积累的知识判断,黑头石室,很可能就是存放另外三块玉插屏中某一块玉插屏的地方,如果我的推断都正确的话,那将改写整个西夏历史,学术意义非常重大。”听得出来,罗教授说到这时,明显提高了声音。

  “这么说来,找到黑头石室,就是我们下一步的目标了!”赵永说着向韩江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大家都看着韩江,韩江没说话,倒是唐风开口了:“诸位,我不是怀疑罗教授的研究水平,但是仅凭现在这点证据,就推断有四块玉插屏,并说什么‘黑头石室’存放着另一块玉插屏,我还是不能相信,再说,我们也不知道这个‘黑头石室’的具体位置啊!怎么去找?”

  罗教授听了唐风的疑问,很平静地说:“我说过,这一切都只是我个人的推断,不过,你这一问,我倒想起来了,玉插屏上还有一个证据,可以证明我的推断,你们可能还不知道玉插屏上还有一个汉字。”

  “哦!玉插屏上有个汉字,我怎么没看到?”唐风满腹疑惑。

  罗教授将玉插屏侧过来,指着玉插屏一侧的侧壁,对大家说:“诸位请看,这里有个很小的汉字。”

  大家围拢过去,仔细观看,果然,大家都看见了,在玉插屏一侧的侧壁上,有一个小小的“白”字。

  “这个‘白’字,又能说明什么?”唐风不解。

  “说明什么?这个‘白’字其实就是这块玉插屏的名字!”

  “名字?”唐风满头雾水。

  “我已经说过,我推测一共有四块玉插屏,只有把四块玉插屏合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完整的知道玉插屏上写着什么,才能看清玉插屏背后的地图,那么,当初这四块玉插屏的制作者,在制作玉插屏时,一定为这些玉插屏编好了号,这个用汉字写的‘白’字,就是这块玉插屏的编号,或者说是它的名字,这块玉插屏的全称应该是——‘白’字号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

  “‘白’字号西夏嵌珠宝缠莲纹玉插屏?那其它几块又编了什么号呢?”唐风问。

  “诸位,请听我慢慢道来,大家知道,‘西夏’这个名称是汉文史书中的称呼,并不是党项人自己起的国名,党项人自己起的国名,在学术界有各种不同的说法,比如很多学者都认为,党项人自己称呼自己的国家为‘大白高国’,或‘白高大国’,但还有一种说法,认为党项人将自己的国家称为‘白高大夏国’,这个名字,是俄国西夏研究学者克恰诺夫,根据瑞典斯德哥尔摩人类学博物馆所藏《西夏文大藏经》逐字翻译成汉字所得。我个人比较认同这种说法,再说我们面前这件玉插屏,从上面所刻文字判断,这块玉插屏应该是四块玉插屏的第一块,因此,对应‘白、高、大、夏’四个字我推测,另外三块玉插屏分别是‘高’字号玉插屏,‘大’字号玉插屏和‘夏’字号玉插屏。”罗教授的推断,让大家信心大增,似乎已经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

  罗教授接着继续说道:“我再补充一点,如果我们真的找到瀚海宓城,那里会有什么呢?宝藏,这个当然会有的,而且会有很多很多珍奇异宝,但我对宝藏并不感兴趣,1908年,科兹诺夫发现了一个黑城,就出土了数以万计的西夏文物,我想这个瀚海宓城,只会比黑城更大,更重要,更壮观,我不敢想象,那里将会埋藏着多少令世界震惊的文化遗产,也许会有一套完整的西夏文《大藏经》,也许会有无数精美的佛像,比伟大的敦煌更加辉煌,也许还有许多我们想也想不到的奇迹……”罗教授难掩兴奋之情,已经完全陶醉在了他的瀚海宓城中。

  最后,韩江站起身来,对众人总结道:“我认为,罗教授的推断是合情合理的,在西夏王朝被成吉思汗灭亡之际,党项人为了有朝一日能够复国,再现白高大夏国的辉煌,将四块藏有瀚海宓城秘密的玉插屏,由四批人带到了四个不同的地方,几百年过去了,党项人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没有机会复国,但瀚海宓城,仍然牵动着许多人的神经。现在我们可以肯定,我们面前这块玉插屏是俄国探险家科兹诺夫在黑水城遗址发现的那块,再根据罗教授对这块玉插屏的破解,我们知道,很可能有一支党项人,带着另一块玉插屏,又回到了党项人最初走出的大山,这是我们现在惟一的线索,所以,找到这块玉插屏,就是我们下一步的目标,我们必须赶在我们的对手前面,找到四块玉插屏,破解瀚海宓城的秘密。”

  “但是,我们下一步该怎么行动呢?”唐风问韩江。

  韩江没回答,罗教授却开口说道:“要想找到黑头石室那块玉插屏,我倒想起一条线索来,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活跃于川西地区的美国探险家洛克,在他晚年撰写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他在结束川西北贡嘎雪山的考察后,因为一场可怕的泥石流,曾误入一处世外桃源,那里山清水秀,民风纯朴,当地人崇拜佛教,但又保留了大量原始宗教的遗风,当地的头人和喇嘛热情接待了洛克,最后又将他送出了那个世外桃源。洛克在中国生活多年,深谙中国文化,他发现那里生活的人和川西其他地区的居民在风俗习惯和长相上有很大的不同,因此他认为那里的居民是从其他地方迁徙而来的,进而洛克又大胆推测那里的居民是几百年前为逃避蒙古铁骑追杀,迁徙到川西地区的党项人后裔。”

  唐风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反问罗教授:“我也听说过在川西地区有党项后裔的说法,不过,我印象中,那好象指的是木雅地区?洛克就曾经到过那里。”

  “对,洛克,还有其他一些探险家都曾经到过木雅,洛克也曾经认为木雅人就是党项人的后裔,但他后来去了那个世外桃源后,却改变了看法,认为那儿的居民,才更像是党项人的后裔。可惜,之后洛克还想去寻找那片世外桃源,但他踏遍川西北一带的山川峡谷,却再没有找到那片世外桃源,于是,洛克便将那个地方称为‘最后的香格里拉’,成为他终身的遗憾。”

  “洛克难道没有留下照片之类的东西?”唐风问道。

  罗教授摇了摇头,“没有,他自称他在进入那片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前,曾遭遇了一场可怕的泥石流,他和通行的其他人失散了,他携带的相机等设备也被泥石流冲走了,所以没能留下照片等资料,关于那次误入,他只留下了简短的文字记载。以往并没有把这当真,可我却忽然想起来,洛克在文章中还特别提到当地人崇拜附近的雪山,并说雪山上的山洞中,存有他们的圣物!这也许和‘黑头石室’的传说似乎有着某种联系。”

  “您是说‘黑头石室’很可能就在那里?”梁媛惊道。

  罗教授微微地点了点头,道:“这种可能性很大,如果真像洛克所推测的那样,那里生活着党项人的后裔,那么,当地人所说的山洞很有可能就是所谓的‘黑头石室’,而我个人是十分认同洛克的,他是一位很严谨的探险家,同时也是一位学者,我想他的话可信度应该是比较高的。”

  唐风似乎明白了罗教授的意思,“罗教授,您的意思是要我们去寻找这个被洛克称为‘最后的香格里拉’的世外桃源,找到那里的党项人后裔,也就能了解到关于‘黑头石室’的情况?”

  “是的,这是我们现在唯一的线索,并且我坚信那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罗教授很坚定地说。

  唐风看看罗教授,又看看韩江,想听听他的意见,韩江沉思半晌,这才说道:“我相信罗教授的判断,找到洛克曾去过的世外桃源,就是我们的目标。”韩江又看了一遍在座的众人,用命令的口吻道:“这次我们的行动要在保密的状态下进行,所以由我和唐风来执行,其他人留守这里,我不在,这里的工作由赵永负责。”

  说完,韩江转而向赵永交代道:“我走后,要随时和我保持联络,并做好保障支援……”韩江正说着,梁媛却打断了韩江,不满地问道:“为什么这次行动不带我?”

  韩江扭头看看梁媛,一脸严肃地说:“我们这次行动,很可能要深入雪山峡谷,还可能遭到敌人的攻击,你一个女孩,怎么能去!”

  “那我干什么呢?”

  “你就在这照顾罗教授,等我们回来。”

  梁媛还想争论,韩江不再理睬她,和赵永一起走出了密室,只留下梁媛撅着嘴,傻傻地站在门口……唐风看见梁媛这幅样子,忍不住偷笑,正被梁媛看见,梁媛恶狠狠地瞪了唐风一眼,没好气地说:“你就笑吧,不让我去,我也一定会去的,哼!从小到大,就没人能拦住本小姐。”

  唐风收起笑容,也学韩江的样子,一脸严肃地对梁媛说:“梁小姐,这里可不是你耍大小姐脾气的地方,我看你还是留下来照顾罗教授吧。”

  梁媛被唐风这一气,推着罗教授的轮椅,气呼呼走了,密室里,只剩下唐风。唐风站到窗边,掀起厚厚窗帘的一角,远处,群山静寂,唐风心中忽然升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更多:西夏死书12345全集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