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 长篇鬼故事 > 正文

灵轿(一)
时间:05-20 点击数: 收藏本文  我要纠错
广告

  引子
  
  今天得空,我收拾着屋子角落里遗忘的东西,房间布置的温馨而舒适,如果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几件古时的物件,飘散着不属于这个时代的味道。
  
  拾起一摞旧书,擦去灰尘,显出了它们本来的面貌,皆是我大学时期最讨厌的,所以入不得书架,一一点看之后,我惊奇地发现里面居然夹杂着一本《宋词三百首》,封面是女生喜爱的浪漫图案。
  
  “我最爱的词,你怎么在这儿?”我带着疑问翻开,在阳光下是一张张洁净的纸张,像是从未翻看过。这时有纸张从书中飘下,我一把捡起,是张薄薄的折叠了的信纸,笨拙的字迹写着:如彤姐亲启。
  
  阳光如同母亲慈祥的手,抚着我的脸颊,展开信纸之后是一张歪歪扭扭文字,像初学者练字一般,当我的目光从第一行“江如彤:”始,一个人的身影渐渐在脑海形成,憨厚天真,大愚若智……至末尾“落款:孙扬”时,信纸从我的手尖悄然滑下,泪水如泉涌出,“是二师兄……”
  
  许久,我拭去眼角残留的泪液,嘴唇被牙齿咬得生痛,有一丝淡淡腥盐味,为的只是不让自己发出声,一个月后的今天我将要告别这里,坐上迎亲的花轿,随着新郎的白马,步入我们的喜堂。
  
  这是我特别要求的,若不以古代的嫁娶仪式,休要娶我!
  
  “孙扬,你可知道我为何这般?”望着高天淡淡的白云,温暖的阳光也抚慰不了我心中的痛,永远的痛……
  
  (1)庙会
  
  大学自习室。
  
  我一边玩弄着鬓边的发丝,一边穷极无聊地翻看课本,正要起身活动,一只手拍在了我的肩上,听来人笑道:“哟!我们江小姐刚刚的动作好诱人啊,我要是个男生一定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去!”我白了一眼丁思甜,也笑道:“是吗?那我可……”说着,手却趁她不备“调戏”了她一下。
  
  她装作一副男子汉模样,坏笑:“哼!敢勾引本公子,看我怎么‘收拾’你!”
  
  闻言,我调皮地冲她吹了一口“仙气”,“来呀!追上我就嫁给你。”
  
  丁思甜这回居然不为所动,“我不追,自有人追。”
  
  “谁啊?”我说:“不是我吹,能入本小姐法眼的还没有出世呢!”
  
  “哦。不过,这次不是凡间的男人,而是天下掉下的二师兄。”
  
  我哼了一声,“我已经给他升级为大师兄了,不许你再叫二师兄。”
  
  “呵呵,大师兄也好,二师兄也好,反正他是你的。”说着,她就肆无忌惮地大笑。
  
  我不满地跺了跺脚,该死的丫头!
  
  就在这时,一个男生慢吞吞地走了过来,相貌平平,穿着陈旧,手里提着个水杯,背着书包,看上去像极一个小学生!
  
  我只作不理,他倒好,一进门就“如彤姐”叫个不停,惹得丁思甜在一旁偷偷地笑。
  
  “如彤姐?我很老吗?”
  
  “不老,一点不老,如彤姐永远都那么漂亮。”二师兄孙扬很认真的说。
  
  可我怎么都觉得,他是在安慰年老色衰的妇女。
  
  丁思甜插嘴:“既然你的如彤姐那么美,你喜不喜欢她呢?”
  
  这一问,二师兄的脸陡然红了,半晌抬不起头。
  
  一旁的我将要抓狂了,肯定是丁思甜这丫头片子嫉妒我,抢走了本来打算追求她的男生。
  
  ——这是赤裸裸地嫉妒!
  
  我正要发作,一只苹果突然跑进了我的嘴里,当我看清拿苹果的手时,彻底无语了,若换作别人,早就把苹果“还”回去了。孙扬这人的性子也就小姑娘些,家里不富,为了追求我总是买这买那,还听说这些钱都是他节省下来的。
  
  我狠狠咬了一口苹果,扬起脑袋,问:“孙扬,找本小姐有何贵干?”
  
  他张口欲言,看我不理一睬的样子又咽了下去。见此,我又好气又好笑:“你是不是男生?有话快说,是不是想约我?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是、是、是……”孙扬想了半天,方才磕磕拌拌说出:“清明节有三天假期,我想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逛逛,你看行不行?”
  
  “清明节,逛逛……”旁边的丁思甜老早忍不住了,这时一脸坏笑,说:“该不会带着你如彤姐逛地府吧?”
  
  ……
  
  山脚下的小镇。
  
  房屋错落有致,近晌午了,不时可以见到袅娜的炊烟,仿佛如画。
  
  我轻盈地漫步在小山村,享受着春风抚过的柔情,快乐得像个孩童。
  
  “二师兄,没想到你的家乡这么好玩!”
  
  孙扬笑嘻嘻地说:“那是,那是,只要如彤姐愿意,下回还带你过来。”
  
  “哎呀!不要一口一个‘如彤姐’,直接叫我如彤就可以。”
  
  “好,如彤姐。”
  
  “……”
  
  这时,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响,初时并未留意,直到声音接连响了几分钟不停,始察怪异。
  
  “这是我们小镇的习惯,每年的今天都这样,鞭炮要连响十五分钟才算完。”孙扬说着,要引向右侧的街道,我看了一眼,惊奇地发现左侧的街道居然十分荒凉,地上杂草丛生,不似人烟所在,与之如画的小镇格格不入。
  
  可是,街道的尽头竟有阵阵烟气,“噼里啪啦”的响声应是来自那里。
  
  我以嗔怪的眼光盯着孙扬,他只好招了:“那里在进行庙会。”
  
  “庙会?走,快带我去看看。这么好玩的地方,居然不带我去?哼、哼,回去再收拾你。”我向他做了一个咬东西的动作。
  
  “不行,那里拜的不是神,不许小孩子进的。”
  
  “那拜的是什么?”
  
  “鬼!”

       (未完待续……)

  不一样的灵异故事,绝对带给你异样的刺激,欢迎大家多多支持!^_^

  QQ群114277290,我们一起交流,一起进步。

 

恐怖+10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