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位置:童话故事 > 儿童故事 > 中国寓言 > 正文
大黄狗与小白狗

    大黄狗在门外偷看着“小白”津津有味地吃着主人刚煮熟的猪肝(小白,纯白色的小狮子狗,主人给起的宠物名),香味一阵一阵地向她扑来,她心里可急了,但她却不能进屋里去同“小白”争着吃,因为上一次她同“小白”争食,被主人狠狠地揍了一顿,她现在脸上的伤还没好呢?她只有忍着,把泪水往自己肚子里咽……一会儿,主人和“小白”吃好了饭,她才吃上残羹剩饭,她用她那勤劳的舌头把饭碗舔的干干净净后,慢慢地卧在门口想起了自己的心事。
    她想到以前的日子是多么地幸福和快乐呀!当时主人家里比较穷,她同主人相依为命,风雨同舟,吃糠咽菜,看家护院,不离不弃。每次主人上山打猎,她都陪着主人一起去,并拼命地为主人寻找猎物,主人每次回来,都把她表扬一番,她快乐地依偎在主人怀里慢慢地睡觉。可自从主人有钱了,生活好了,住上新楼房了,主人的心也变了,对她也慢慢地冷落了。特别是自“小白”来到这个家以后,主人从不正眼看过她一眼,经常对她不是打、就是骂的,她曾经跑到狼、老虎、狮子那里告过主人实施“家庭暴力”的状,可这些执法者对她说:“虽然主人对你施以兽行和暴行,可这是你们的家事,我们管不了,再说了,你主人是人吗?”她现在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有苦无处诉,有冤无处伸了,想到这里,她心里难过极了……
    突然,门响了,她警惕地瞪大了她那双美丽的眼睛看着四周,原来是主人要出门上班去了。她看着主人快到门口时,她颤抖地向后移动一下身子,她害怕主人再顺便踢她一脚,她知道主人现在脾气不太好,看到自己就心烦,最近又换了一双新皮鞋,这皮鞋不像以前主人穿的布鞋,现在踢她一脚,她真的受不了!“滚一边去!看我把你卖了不可!”此时,只听见主人猛地对她大喝一声后,头也不回地下楼去了!
    她依旧卧在门口,但此时她心绪不宁,烦躁不安,她想着主人刚才说的这句话,不由地流下了伤心地泪水。
    “黄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小白”假惺惺地来到她的面前,假装关心地问她。
    “没什么,只是心里难受,你说,这人心怎么说变就变了呢?我和主人可是十几年的感情了,这咋说没就没了呢?你看主人刚才对我是什么态度!真让我心酸呀!”大黄狗委曲地说着。
    “这有什么呀,这很正常呀!你没看现在的人都喜欢带‘小’字的?比如什么‘小姐’、‘小秘’、‘二奶’呀什么的!你看她们多吃香呀!如今我也沾这‘小’字的光,把我当宠物了!你就知道在家操持家务,守家护院,这种想法过时了!哈……”“小白”快乐地笑着说。
    “唉!世风日下呀!怪不得人们常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女人变坏就有福’呀!你有什么得意的?一点本事都没有,又不能看家护院,不就凭着自己长得一副惹人喜爱的俊模样?”黄狗气愤地瞪着眼看着“小白”说。童话网儿歌频道:song.tonghua5.com
    “你不要这样看我,这怪不得别人,你也不看看你长得凶神恶煞的样子,谁喜欢呀!那像我,主人一回来,我穿着漂亮的白衣裙,又是撒娇,又是甜言蜜语地哄主人开心,每次都逗得主人开怀大笑,主人当然喜欢我了!”“小白”骄傲地说。
    她俩正说着,主人下班回来了。大黄狗赶忙站起身来,笑脸向迎。只见主人一脚踢来,并对着她吼道:“滚一边去!明天就把你卖了!”然后走进房间里,抱起“小白”温柔地说:“宝贝,你饿了吗?想吃啥!”
    此时,“小白”看着大黄狗,眼角露出了一丝冷笑,心理想着“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还敢同我争风吃醋呢?活该!”想到这,她快活地“汪、汪、汪”叫了三声。
    主人脸上笑得更灿烂了,并对着“小白”说:“宝贝,真懂人性。”

0
0
 
广告
广告